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重生七零小媳妇》

  • 作者:欢欢喜喜
  • 主角:郑珠,郑秀
  • 推荐:622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8-01 08:16:28

《重生七零小媳妇》 内容简介

光环人物叫郑珠,郑秀的网络故事是《重生七零小媳妇》,它是作者欢欢喜喜最新力作的一本婚恋网络创作,精彩内容试看:郑珠原本是把头埋在腿上的,听见顾长海的话抬头看了他一眼,噗嗤一声笑了。顾长海看着漂亮的郑珠破涕而笑,放松了不少,也跟着笑了,没注意到自己心里面柔软的不像话。“你刚才说我找你爸,是想让你爸帮我主持公道,

《重生七零小媳妇》 章节试读

郑珠原本是把头埋在腿上的,听见顾长海的话抬头看了他一眼,噗嗤一声笑了。

顾长海看着漂亮的郑珠破涕而笑,放松了不少,也跟着笑了,没注意到自己心里面柔软的不像话。

“你刚才说我找你爸,是想让你爸帮我主持公道,你猜错了。”郑珠此时完全没有了刚才那种消极的情绪,反而想要把自己发生的事情跟顾长海好好的说一下。

“哦,我猜错了,我觉得我猜的没错,那你说说找我爸到底是想干啥?”顾长海也很好奇。

“我......”郑珠刚想说话,老远看见一群身影,是老郑家一家四口还有陈立农。郑珠明明看见郑秀眼里带着算计,陈立农也是,眼里带着得意。

“你家里人来了。”顾长海很明显感觉到郑珠身上的气势都变了,像一只严阵以待的刺猬。这样子的郑珠,顾长海看着,心里很不舒服。

“你这个不孝女,还想把事闹得村里面人都知道是吗?”郝翠华人还没到跟前,就撸袖子作势想要上去撕打郑珠,可总有爱演戏的玩意儿爱出来嘚瑟。这不,陈立农就挂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护在郑珠前面,还有郑秀也一副伤心的嘴脸安慰她妈,不要生气。

郑珠看着就来气,还不如让她妈揍一顿呢,这俩人在这演什么呢?当谁都是傻子啊?可偏偏就有人买账!

“郑珠,到现在立农和秀儿还护着你,你咋就不能懂点事?”郝翠华伸出食指指着郑珠就骂。

“我不懂事?妈,你是不是忘了我是因为什么事才要分家的?你跟爸说清楚了么?”郑珠破罐子破摔,今天不死就跟他们耗着!妈明明知道真相还是不说,这不明摆着偏向郑秀么!

“爸,你还不知道吧,郑秀满村的嚼我舌根,说我跟陈立农早就好上了。都是一家人,她为啥要坏我名声。”郑珠看着郑秀,眼里面的狠意都要冒出来了。

“谁,谁说的,我没有。”郑秀心虚的话都说不利索了。

“村里面那么多人都说是你说的,要不咱随便拉一个人问问?”郑珠说着这话,可眼睛却是看着她***,因为她妈知道整件事情的原委,她就不信她妈还能这时候偏心,那可就真叫她寒心了。

郝翠华看着郑珠一脸严肃的模样,张了张嘴,没说话,毕竟这事儿,是老二做的不对。

郑守义一直在旁边看着,自家养大的孩子,他知道都是什么秉性。老二那就是个搅屎棍子,老大平常吃了不少亏,可没想到这次老二能干出这样的事来,还有老大这次也不知道是被逼急了还是咋地,脾气大了不少。

郑守义想的是,一家人怎么闹都行,就是不能把事叫外人看了笑话。

“郑秀给你大姐道歉。”郑守义色厉内荏,给郑秀下命令。

郑秀不怕她爸,但是她觉得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郑珠还在老郑家,她就有办法让郑珠嫁人,即使不嫁给陈立农,嫁给别人,彩礼钱都是自己的,然后自己飞黄腾达就不远了。想明白这一点,郑秀终于不死鸭子嘴硬,低下头,实实在在的跟郑珠道了歉。

郑珠看着郑秀的低姿态,难得顺了气,可是还不够!自己不会再心软了,这一次,不会再傻得被她玩的团团转。

等郑秀规规矩矩道完歉了之后,郑珠扫了一眼在场的人,父亲面无表情,却是明显着急回家摆弄他那一亩三分地。陈立农和母亲一样,眼里是觉得这事终于完了的放松,而老二郑秀还是那样,眼里不安分,就连手都是握拳的。还是三妹,眼里不仅有心疼还有期盼,她知道三妹心疼她受了委屈,却也希望她能回家。

然后,郑珠不知怎么的,就想看看顾长海是什么样子。下意识的转过头去,他看见顾长海,还是那副板板整整的模样,一张俊朗的脸上带着鄙弃,也不知道是嫌弃她事多,还是嫌弃她家里人作妖,郑珠忽然就生出了一种不能被人看不起的勇气。

“道歉?如果道歉好使的话,还要村干部有啥用?”郑珠这句话是讲给顾长海听的,也是讲给正在回家的村长听的,她可是早就看见了。

“说的对,村长不就是处理群众问题么。”顾长海也看见他爸了,可是他也看见他爸在听见郑珠的话,脸上闪过不快,所以他才搭腔又说了这么一句。

郑珠震惊的看着顾长海,对于他三番两次的出手相助,郑珠真的很感激。

“都杵在我家门口干什么,有什么事是家里解决不了的,偏得闹到村子里来。”顾村长到底是管人管习惯了,说话自带威严,叫在场的除了顾长海的几个人都禁声了,大气不敢出,就连刚才硬气如郑守义都是。见没人说话,郑珠大起胆子,站出来。

“村长,我要分家,把我的户口从我们家户口本上分出来。”郑珠一字一顿,不卑不亢的把话说出来。村长目光陡的一转,那双像鹰一样犀利的眼睛像刀剑一样插在郑珠的身上,郑珠觉得后背都在冒冷汗。

“你要把户口从你家户口本上转出来,告诉我干什么,回家自己办去。”顾村长拿起从地里干活回来的锄头,在墙头上撞,把泥给撞没了,农具铮铮的声音叫郑珠退却了。

村长生气了,这是在场的每个人都看出来了。

“我爸妈不同意,回去会被打死的。”郑珠索性把话说的假一些,也叫郑守义和郝翠华知道,自己就是个白眼狼,这样没准事儿更加好办!

“你这个死丫头,什么叫会被打死的?真是生儿养儿都是错啊,就是叫你嫁个人,至于整出这么多事来?”郝翠华痛心疾首,郑珠心里不忍。

“可是爸妈你们也知道陈立农那是个什么玩意儿。” 郑珠一下子想起来陈立农前几天和村长媳妇的那个事儿,一听见陈立农的名字,村长的脸色都变了。

自村长出现就降低自己存在感的陈立农,感觉到村长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吓得后背都是冷汗。虽说自己没干过那样的事儿,可是村长媳妇平时还真就和自己勾勾搭搭的,自己意淫过和村长媳妇的风流事,心里莫名的就心虚。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