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梁山终结者》

  • 作者:江湖无水
  • 主角:方天定,宿元景
  • 推荐:121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7-30 18:00:39

《梁山终结者》 内容简介

今天给书友们介绍江湖无水墨下的历史网络故事《梁山终结者》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方天定,宿元景两位主人公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摩擦呢,让我们一起往下看吧!授予诸将任命状、印信、兵符后,方天定径直上船,向着扬州而去。船内,縻貹、袁朗、方杰这三个不爱读书的,说着晕段子,不时哈哈大笑。方天定看着气不打一处来,喝道:“你三人,把战争论背一遍。”三人立刻噤若寒蝉

《梁山终结者》 章节试读

授予诸将任命状、印信、兵符后,方天定径直上船,向着扬州而去。

船内,縻貹、袁朗、方杰这三个不爱读书的,说着晕段子,不时哈哈大笑。

方天定看着气不打一处来,喝道:“你三人,把战争论背一遍。”

三人立刻噤若寒蝉,魂飞魄散。

方天定解下腰刀,狞笑道:“怎么,背不出来?”

如何背的出来?

方杰倒是识字,只是不文盲,縻貹跟袁朗,将将写出自己的名字。

噼里叭啦抽了一顿,方天定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以后兄弟们封国,你三人不通文墨,怎么治理国家?”

方杰喃喃道:“便在大兄麾下做个将军便是,做大王有什么快活的。”

縻貹、袁朗点头同意。

“没出息!”方天定呵斥道:“你三人不通军略,如何领军?等到军制改革完成,我看你三人最多当个统制官。”

军师旅团营都排什,这是拟定的军制,待到建国后颁布实施。

一什十人,有两伙,什长伙长各一,可以分成两个小五行阵。

一排三十二人,三什,正副排头各一,取枪阵一排之人数。

一都一百人,三排加正副都头和锣鼓手四人,可为一个小型枪阵。

两个枪手都,一个刀盾都,一个弓弩排,再加一个骑兵排和通信班,合成一营,共计四百人。

营是基础作战单位,具体人员根据实际情况做调整,可能是纯枪手营,也可能是纯刀盾手或弩砲营,主官是正副提辖。

野外行军时,按照营为单位驻扎修整,腹地关隘驻守,同样以营为单位。

团是合成单位,下辖三营,补充弩砲、后勤、工兵等兵种,一团一千五百人左右,主官是正副指挥使。

旅不常设,根据具体作战需要确定。

师是主力作战单位,下辖三个团,补充特定兵种,总计五千人,战时集结,无事各驻地方。

最高军官为统制,配置随军参谋。

军不常设,大兵团行动时临时合成。

不同于赵宋,军队换了主帅便兵不知将,将不知兵。

义军军队训练都是按照流程,有具体的规定,都是流水化训练,完全一个模子里出来的。

所以,不论怎么调配,都可以立刻形成战斗力。

当然,这只是计划,还没执行。

毕竟,军事行动还在持续进行,军队抽来调去很不方便。

军制确定,军衔也同样提上了日程。

将、校、尉、士,一共四级。

将分三等,为镇、平、征,如镇西将军,平西将军,征西将军,官职依次降低。

领军出战者,必以将官部领。

校分三等,分别为上校,中校和少校。

通常而言,统制官一般是上校,指挥使为中校,指挥使为少校。

尉官亦然,提辖为上尉,都头为中尉,排长为少尉。

什长和伙长属于士官,某些精锐士卒,也会被授予士官衔。

某些技术兵种,比如军医,军衔相应提高。

方天定教训三人时,扬州府衙内,宿元景径直进了大堂,到了邵俊前。

“邵知州,朝廷已经已经下旨,一应条件尽皆应允,宣旨天使后日即到,不知可否通报与方家父子?”

邵俊也不起身,冷冷地回道:“稍等几天,我会派人通传。”

“有劳了。”拱了拱手,宿元景背着手出了大堂。

他也不和邵俊一般见识。

方天定同意招安,宿元景派人快马加鞭赶往东京通报招安情况,同时请求安置圣旨。

武将待遇不低,虽然官职没以前高,然而还是领兵大将,文官嘛,不追究,不任用,各自回家。

所以他很理解邵俊的心情。

白身成知州,眨眼又成了白身,且以后仕途断绝,这心情能好才怪。

讲道理,邵俊没让人毒死他,已经是方天定对义军控制得力了。

回到庭院,宿元景召来随行虞侯,问道:“最近城内可有异常?”

虞侯回道:“并无异常,只是军队被调走了不少。”

宿元景问道:“可知何故?”

虞侯回道:“据传,义军内部不稳,方天定调兵前去镇压。”

闻言,宿元景放下了心。

义军士卒三四十万,将官过千,总有不想招安的。

为防止士卒哗变,调兵弹压也是应有之意。

宿元景一厢情愿地相信了方天定的说辞,根本没想到,他被诳了。

他自己一直宅在院子里,所见所闻全凭手下汇报。

而他带来的随从,都已经嗨翻天了。

只要不当值,每天不是赌坊便是青楼,个个花天酒地,快活无边。

他们听到看到的,都是义军想给他们看到听到的,如何能有一句真话。

挥手让虞侯退下,宿元景怡然自乐地捡起一本书翻了起来。

招安将成,为朝廷和官家去了一个大忧,不知道心里有多快活呢。

看了一阵,宿元景听到院子外有人叫道:“太尉可在,方天定求见。”

宿元景连忙迎出院子,笑道:“天定何故来迟,朝廷的册封圣旨不日即到,万万不能耽误了。”

方天定笑道:“有劳太尉久等,实在是打下江宁费了了些时日。”

闻言,宿元景笑容僵住了,喃喃问道:“即已决定招安,何故又打江宁?”

打江宁,必然是拒绝招安,想要建国称帝。

他心里已经知道了答案,却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非得方天定亲口说出不可。

方天定笑道:“不瞒太尉,假意答应招安,只是为了争取些时间。”

宿元景指着方天定,气的浑身发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良久,宿元景骂道:“竖子,欺人太甚!”

方天定也不生气,说道:“太尉莫气,当今朝廷奸臣当道,我等便是招安,也难有好下场,即如此,何不搏一搏呢。”

宿元景怒道:“高居王爵,各得其官,皆是朝廷封赏,谁敢违逆加害。”

方天定冷笑道:“柴家子孙有丹书铁劵,还不是被陷害入狱,若非梁山好汉搭救,差点便死了。

我一个有名无实的郡王,还不是任人宰割。”

宿元景双目无神,一屁股瘫坐在地,讷讷无言。

方天定扶着宿元景进屋的时候,他的随从都被集中到了一起。

看着很多烂醉的,叶贵喝道:“来啊,泼醒他们。”

哗啦啦冷水浇到脸上,尽都醒了。

一个虞侯不顾左右刀枪环绕,喝道:“大胆,我等乃是朝廷天使,尔等如此无礼,是想造反嘛?”

叶贵一笑,道:“拖下去,斩了。”

士卒领命,把那虞侯拖了下去,不一刻,血淋淋的人头送来。

叶贵一脚把人头踢到人群前,道:“我等需要天使仪驾诈破高邮,需要三五十个熟面孔带路,其余的,喏……”

指了指地上的人头,叶贵继续说道:“这是唯一一条活路,只需要三五十个,谁来?”

听到要投贼,众人不禁犹豫了起来。

叶贵笑道:“很好,我最喜欢忠义志士,来啊,全推下去斩了。”

“大王饶命,小的愿降。”

“小的愿做带路党,只求活命。”

叶贵嘴角弯起,直如恶魔,令人拿上纸笔,让投效的写反书。

州衙内,宿元景心伤若死,道:“我是太尉,一颗人头足以鼓舞人心,其余人等,还望放归。”

方天定笑道:“太尉何故如此,且请安心住下,只是借你仪仗一用罢了,待到破了高邮,定然礼送出境。”

看到宿元景呆怔不语,方天定又戳了一刀,道:“太尉也不是第一遭,应该早就习惯了才是。”

宿元景的确不是第一次被借用御赐之物。

上次奉旨西岳华山上香,恰逢宋江攻打华阴县救史进,他被劫持了。

梁山等人假冒钦差,破了华阴县。

方天定的作为,不过故技重施罢了。

只是宋江等人态度端正,对宿元景恭敬有加,方天定的做法,却很简单粗暴,让宿元景觉得很受伤。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梁山终结者》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