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我的英雄学院之血继》

  • 作者:我爱吃猫粮
  • 主角:谢幽,索链
  • 推荐:872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7-28 17:02:09

《我的英雄学院之血继》 内容简介

热销新书《我的英雄学院之血继》由我爱吃猫粮执笔的二次元类型的小说,剧情中的主线角色是谢幽,索链,设定令人拍案,值得加入书单。精彩内容:谢幽先生,丝毫没有避讳,提醒的声音响亮清晰,感觉室内所有人都听得见。如果真有敌人,谢幽的举动绝对会惊动对方,甚至于惹祸上身,对谁都没有好处。为了快速探明究竟,长岛微微歪了下脑袋。谢幽背后是一处不锈钢壁

《我的英雄学院之血继》 章节试读

谢幽先生,丝毫没有避讳,提醒的声音响亮清晰,感觉室内所有人都听得见。

如果真有敌人,谢幽的举动绝对会惊动对方,甚至于惹祸上身,对谁都没有好处。

为了快速探明究竟,长岛微微歪了下脑袋。

谢幽背后是一处不锈钢壁柜,长岛借着金属倒影,看见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臂端张开巨大铁钳,朝着后脑就砸了过来。

对方并未表明身份目的,刚一露面就直接动手。

日向长岛也不客气,身体一倾,单手撑住柜面,下身腾然一跃,双腿几乎同时弹起。

左腿水平扫去,一脚踢开袭来的铁钳。

右腿顺着对方胳膊的走势猛然一送,不仅躲过抵挡,还将一股强大力道,实打实地踹进对方腋下。

男人的身体向后退去,一路碎步也难收去势。

而长岛的出招就是如此,被正面命中的话,外表看似无妨,实则内患陡生。

一直退到墙边,男人才止住步伐,他平举左手,紧紧捂住右臂的腋口。

长岛回头,男人正呼呼喘着粗气,满脸横肉青一阵白一阵,怒目圆睁,龇牙忍痛。

而他的右手,则演化成一把巨大蟹钳,显而易见,这就是他的个性。

长岛不禁为难,毕竟这是在人家店里,别说是发动个性,就连施展拳脚的余地都没有。

对方能肆意破坏,但是他不能,这样下去,只能被动挨打。

于是他身形一侧,欲将夺门而出,只要能置身室外,虾兵蟹将还是不足挂齿。

可是门口人影一闪,两名异形系个性持有者已经守在那里。

长岛一急,糟了,对方居然在门外设有埋伏。

“长岛同学!”提醒的声音于背后再次传来,长岛看去,谢幽依然双唇紧闭,可声音明显至极:“放开干吧,砸坏了也没关系……按商品进价赔付就行。”

“……”声音的主人,可以确定是这位银发面瘫……关键在于,居然也是个闷骚的财奴。

忽然感受到一阵迎面的恶意,男人已经拖着重钳猛冲过来。

一个不经意,长岛发现重钳的交接处,似有粘稠液体在迅速渗出。

而男人左手,则拎着一条打好索扣的铰链。

本来就形势危急,不巧的是,埋伏室外的两名同伙已经推门而入,手里拿着相同的索链,站在旁边跃跃欲试。

一位主攻,两位辅助,再看这武器,对方想要活捉,而非夺命。

室内有谢幽先生,一直未动,还有一名妇人带着两个孩子,缩在墙角抖成一团。

防止伤及无辜,战斗必须转至室外。

粗壮的男人,一步踏到长岛面前,重钳从右侧甩开,并迎面抖开索链。

目的非常明显,就是把长岛的身体逼向左侧。

而左侧门旁的两位,双手谨慎地握着索扣,只要长岛身体稍有倾斜,他们就准备直扑过来。

怎知长岛向上一蹿,整个身体便突破围困,索链扑空,重钳也白白丢了半圈儿。

长岛瞅准机会,双腿交叉箍紧男人脖颈,身体一垂,便悬在男人的背后。

全身肌肉顺时针发力,长岛的身体便飞速旋转起来,扭动的力道从双腿传给男人,然后下肢一放,对方就翻着杂乱的跟头,将两位同伙一起撞出门外。

长岛直追出去,面对堪堪爬起的敌人:“你们是谁,为什么抓我?!”

男人啐了一口:“为什么抓你?跟我们走一趟不就知道了!”

看看周围,形式不算乐观,室外虽有施展空间,但无辜人群也逐渐围观上来。

店门口处,还吊着摄像头,所以连个性都不能随便发动。

庆幸的是,已经有围观民众报警,长岛只要熬到警方到场即可。

从正对面,男人忽然大吼一声,操起重钳再次冲来。

那两名同伙见机行事,从其他方向困住长岛。

重钳和索链从不同方向来袭,长岛在中间紧忙躲闪。

可是他立刻发现一个问题,无论粗壮的男人如何改变位置,两名同伙都始终保持在长岛东侧。

细想一下,今天刮的是东风。

长岛推测,对方三人相互配合胡搅蛮缠,其目的是分散注意力,进而用出某种须要借助风向的招式。

于是,长岛于匆忙应对中,将主要目标锁定在重钳男人的身上。

果然,也就十几秒的功夫,那男人腿脚一蹬,打算从长岛头顶跃至东侧。

两名同伙齐齐俯身,朝日向长岛的脚下,脱口吐出一大滩泡沫。

泡沫迅速堆起,直到一人多高,大大小小,黄中带绿,光是看一眼就让人反胃。

东风吹过,大片泡沫随即破开,一股带着颜色的恶臭朝长岛迅速蔓延。

不过长岛早有准备,他已在瞬间屏住呼吸。而且在男人跃起的同时,就一把揪住对方甩荡在身后的索链。

男人没等落地,就被长岛一牵一扯,索链立刻绷紧,致使他回身跌入泡沫中心。

一阵扑通挣扎,男人把泡沫残夜溅得到处都是。

巨大的钳子扒着地面,想要把身体拖离泡沫,但是很快,就没了动作。

两名同伙互相对视,转身就想逃离现场。长岛从侧面紧追,迅速封住两人去路。

这两位适合辅助,但正面对决毫无胜算。

日向长岛一脚一个,再借过对方手中索链,交替套上两人颈部。

两人慌张不堪,起身继续逃走,可是动作无序杂乱,很快就把对方勒得面红耳赤。

在没有当众发动个性的情况下,就拿下战斗胜利,让长岛都有些佩服自己。

他守在室外,密切关注三人,心想警察到来之后,一定要彻底弄清真相。

不料身后店门嘭地一声响,几团乌黑厚重的头发,迅速套牢长岛的身手。

那些坚韧的发丝突然一拽,长岛再次置身于店内。

无数发丝在长岛面前迅速交叠郁积,致使呼吸都逐渐闭塞。

透过仅有的几丝缝隙,长岛看见偷袭的人,居然是之前,缩在墙角的三位母女。

“原来都是一伙的……”长岛听见自己痛恨的声音。

发丝越来越紧,对方打算要长岛窒息,再进行后续处理。

可长岛还在坚持,如果在失去意识之前,警方人员仍未赶到,就只好发动个性解决一切。

“我劝你们三个还是放弃吧,”重重发丝外围,传来谢幽的声音:“跟他作对的话,你们真的不够看。”

仅仅三句话,显得毫无说服力。

但是声音一停,厚重的头发便猛地一抖,然后层层散落,最终把长岛完全放开。

日向长岛万分不解地看着诡异场面,那母女三人不知中了什么邪,使劲儿捶打自己胸口,面色痛苦,长长的发丝一败涂地,然后浑身僵直。

长岛看着谢幽:“这是怎么回事?”

“我帮你处理掉的。”谢幽居然张口说话了。

长岛反应好久才回应道:“真是谢谢您,不止一次给你们添麻烦了。”

“不用谢,你帮我个忙就行。”谢幽直言道:“我本人没有英雄执照,所以呆会儿警方来了,你就说他们三个是你杀的。”

长岛笑道:“那没问题,本来就是我的事,也不应该拖累你……哎?你说什么?杀了?他们三个已经……?”

谢幽点头道:“恩,我出手的话,存活的可能性不大。”

长岛眨眨眼睛道:“敢问您的个性能力是?”

“无可奉告。”对方依然面无表情。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