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病爱娇宠:甜妻乖乖入怀》

  • 作者:墨小唯
  • 主角:厉司辰,秦暖
  • 推荐:416
  • 来源:互联网
  • 更新:2020-07-28 12:08:48

《病爱娇宠:甜妻乖乖入怀》 内容简介

今天给书虫们赏析墨小唯最新力作的豪门小说《病爱娇宠:甜妻乖乖入怀》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厉司辰,秦暖两位主人公最终会发生怎样的结局呢,让我们一起细细品味吧!厉司辰冷漠着一张脸,阴鸷邪魅的眉眼间藏着一份令人不易察觉的嘲讽。老家主气得吹胡子瞪眼,就差把手里的拐杖砸到厉司辰的脸上。“就为了这么一个女人,你不顾自己才捡回来的一条命,中了邪似的亲自带人去救她?你还

《病爱娇宠:甜妻乖乖入怀》 章节试读

厉司辰冷漠着一张脸,阴鸷邪魅的眉眼间藏着一份令人不易察觉的嘲讽。老家主气得吹胡子瞪眼,就差把手里的拐杖砸到厉司辰的脸上。

“就为了这么一个女人,你不顾自己才捡回来的一条命,中了邪似的亲自带人去救她?你还记不记得你的伤,她可想要你死!”

“父母被您害死以后,您曾经也想过要我死!”

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道尽了仇怨,噎得老家主无言以对。他愣愣的看着自己嫡亲的孙子满脸伤痛,一嘴的苦涩。

“张帆,送客!”

厉司辰不去看老家主那张因为愧疚而让他觉得虚伪的脸,冷漠的叫张帆把老家主送回他住的地方。

张帆扶着老家主出了东楼别墅,却意外看见了站在别墅门的夏家千金,夏若汐。

这一下张帆还有什么不懂的呢。

难怪一直因为愧疚,从不管少主做什么的老家主,会突然间干涉起了少主的事情。

原来是有人从中挑拨啊!

秦暖这朵超会演的小白花还没走,那边又来了一个觊觎少主的高级伪白莲。

这两俩虚伪的货色,见了面还不得掐起来,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张帆趁着现在,赶忙要把自己发现的消息告诉厉司辰,这才走到一半就被高级伪白莲夏若汐拦住。

夏若汐扶着老家主,非常客气礼貌的询问张帆刚刚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老家主的面色会如此溃败。

张帆咽下肚子里那句:因为你的挑拨,来找茬没成功呗!的腹诽。

也回以礼貌性的假笑道:“可能天气太热,老家主不太舒服吧!既然夏小姐在这,就劳烦您帮忙,把老家主送回主楼,谢谢夏小姐。”

“张特助客气了!”夏若汐的笑容略有几分难看。

“啊哈哈哈,不客气,不客气!”看见高级伪白莲不开心,张帆反倒真开心了,乐得牙不见眼的。

秦暖醒的时候,恰好天黑,房间内的窗帘拉的死死的,一点光线都透不进来。

于是在秦暖的视线中,四周都是黑乎乎的,伸手不见五指。

她这是又死了?!阎王殿的床可真软,就是没被子,也不知道哪来的冷风吹的凉飕飕的。

她坐了起来,搓了搓因为冷泛起鸡皮疙瘩的胳膊,然后往角落里缩去,习惯性的抱着双腿,把自己蜷成一团。

也不知道厉司辰去哪了,她明明看见他来接她的。

“啪”

房间内的灯突然亮了起来,秦暖吓了一跳。她一抬头就看见冷着脸站在床边的厉司辰,神情漠然的看着她。

突如其来的惊喜,秦暖这才发现她和厉司辰都没死。她的伤口上了药,衣服也被人换了。这房间也不是她原来待的那间。

秦暖的眼睛亮了亮,裂开嘴朝厉司辰露出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她站起来,几个跨步从床头奔到床尾,扑进厉司辰的怀里。

“我就知道,老家主是骗我的,你肯定没那么容易死,真好!”

原本还被秦暖爱的抱抱弄懵的厉司辰,心中对于秦暖亲近他的欢喜,在秦暖的话中一点一点冷却下来。

原来,她的喜悦只源于他没有死,她不用背负一条人命。

而不是她真心的不希望他死。

并不知道厉司辰在想什么的秦暖,忽然想到什么她立刻松开了厉司辰,伸手去撩人家的衣角露出精致的人鱼线,再往上是腹肌,性感的一批。

当她的目光艰难的略过性感的腹肌,精致的人鱼线,视线停留在他包扎得严严实实的胸膛上,一小块血迹染红了纱布,看得秦暖的有些心疼。

“对不起!”

她十分诚恳的向厉司辰道歉。可厉司辰并不领情。

他想要的从来都不是她客气的道歉,比起道歉,他更想要的是她的关心,她的在意,还有......她的心。

“笃笃笃”

房门被人敲响,同时,张帆的声音透过房门传了进来。

“少主,罗教授来了。”

“嗯。”

厉司辰应声,留给秦暖一个冷漠的眼神,抬脚就准备开门往门外走去。

当厉司辰刚握住房门的把手,秦暖突然出声叫住了他。

她的声音软软的,听上去有几分落寞可怜。

“厉司辰,我待在房间里已经一个星期了,你就一直打算把我关在这里吗?”

秦暖的话令厉司辰不悦的蹙起眉头,眼底的情绪晦涩不明,握着门把的手由于太过用力导致骨节泛白。他回头看向秦暖,唇边扬起一抹扭曲的笑容,讽刺凉薄。

“那暖暖想去哪?去找你的童养夫吗?”

看着厉司辰那病态的笑容,秦暖的心里闷的有些难受,还有些许无奈。

她赤脚下床来到厉司辰的面前抱住他,心道:

还真是个别扭的男人啊!为什么就不肯告诉我,你才是我真正的童养夫呢?

秦暖暗暗叹了一口气,目光认真的对上厉司辰那双幽深晦涩的眸瞳。

“房间太闷了,我想跟着你。”

厉司辰没有回应她,过了好一会儿他都没有动静。直到门外的罗教授再一次催促,秦暖才发现,厉司辰的注意力一直在她抱着他腰的那双手上。

他的目光太过灼热,导致秦暖怀疑他是不是想要把她这双吃他豆腐的手给剁下来。

她下意识的松了手,一抹失望快速闪过厉司辰的眼底,他拉开门准备出去,一只白嫩的小手揪住了他的衣角。

“厉司辰厉司辰,求你了!我有些饿了,想亲自去冰箱找点吃的,我保证老老实实的跟在你身边绝不逃跑,我发誓!”

说着,秦暖举起手竖起三根手指,十分认真且诚恳的发誓。

望着那双晶亮水润的眼睛,厉司辰恨不得把心都给她,哪还舍得拒绝。他向秦暖伸出手,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秦暖乐呵呵的把手拍进厉司辰骨节分明手指修长的大掌中,紧紧握住他的手,跟他一起出来了。

张帆见着牵手出来的两人,惊讶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这小白花抽的什么风,居然转性了?!她不是恨死少主囚禁她,拆散她和表少爷吗?什么时候会给少主这样的好脸色了?阴谋!这绝对是阴谋!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