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梦起黄粱》

  • 作者:叶家花小墨
  • 主角:齐岳,褚又辰
  • 推荐:421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7-25 08:28:25

《梦起黄粱》 内容简介

《梦起黄粱》由网络作家叶家花小墨所著,终于迎来了跌宕起伏的大结局,齐岳,褚又辰这两位主线角色会有怎样的趣事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故事都将在这章柳暗花明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相府一战,苏心棠受了很重的内伤,因而取了琴后休养了些日子,才给齐岳送去。齐岳看着苏心棠取的琴,想起梦到苏心棠的死,心里觉得有些可笑,苏心棠武功那么高,怎么会采灵芝摔死。不过多少关注她这次受了内伤,比平

《梦起黄粱》 章节试读

相府一战,苏心棠受了很重的内伤,因而取了琴后休养了些日子,才给齐岳送去。齐岳看着苏心棠取的琴,想起梦到苏心棠的死,心里觉得有些可笑,苏心棠武功那么高,怎么会采灵芝摔死。不过多少关注她这次受了内伤,比平时多关怀了她一些。

苏心棠受宠若惊,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值得的。

齐岳拿到琴时,就给胡月影送了去。胡月影见了琴,自是柔柔的给齐岳道谢。转头就给褚又辰送了去,褚又辰交了账本,心里没底,事出突然,这几年的账做假做的不够细致,听户部那的意思,查出问题的话,还要被送审定罪。正是忙着给各处送礼的时候,见到了胡月影送的琴,想起这几天户部没人肯收他的礼,又有人闲聊说起相府有把琴坏了,丞相十分心疼。对胡月影此举十分满意,又问这琴的来历,胡月影自邀功是前几日从客商那买的,又说着好话哄褚又辰。褚又辰十分欢喜,当夜留宿在胡月影的房内。

挑了楚璃休沐的日子,褚又辰亲自上门送了琴。

陆旭和陆皎正在厅堂和楚璃喝茶,见下人送来了凤尾琴,陆旭陆皎很是惊讶,楚璃却冷笑了一声,让人留住了褚又辰,又派人去请苏心棠来相府一趟。

苏心棠到了相府,楚璃让诗羽把这琴怎么回的相府说给了她听,又让人把琴取给她看。

苏心棠不难受自然是不可能的,她宁愿相信是相府出尔反尔,把东西要了回来。

楚璃知道她心存侥幸之心,让人给苏心棠换了衣衫又装扮成丫鬟的样子,立在了厅堂。

随后又让人请褚又辰进来。

楚璃笑着说道:“这凤尾琴也是难得,不知褚家是何处得来?”

褚又辰谄媚的答道:“也是巧合,我家里有房小妾,最是擅琴。前些日子她正巧路遇一客商,就和客商买了此物。”

楚璃听到这,脸色突然一变:“哼,是么。本相也爱琴,怎么听说这琴是被一个捕快买走了呢!”

褚又辰汗如雨下,忙说:“丞相明察,确是小人的小妾所买。如若丞相不信,小人这就让长随去把那妾叫来。”

楚璃一挥手,褚又辰忙让自己的长随去把胡月影叫了来。胡月影到了相府,褚又辰忙拉着她问:“丞相说这琴是一个捕快所买,你不是说是客商买的吗?丞相最是看不得强取豪夺之事,你快说清楚。”

胡月影知道瞒不过去,忙跪下说:“丞相明鉴。这琴确实不是奴家买的,是京城的捕头齐岳赠与奴家的。”

楚璃漫不经心的问道,“他为什么要赠这么贵重的东西给你?”

胡月影磕磕巴巴的说,“齐捕头是个爱助人的,他见奴家为了这琴茶饭不思,就帮了奴家。”

褚又辰知道这小妾和齐岳的那点事,他纳人之前也打听过。听到她这么说,自是知道齐岳是做了这冤大头,只是不知这小妾是否让他做了王八,眼里顿时冒了火,不过也知道这会在相府,就随胡月影瞎圆谎。

楚璃又让人去叫齐岳来,苏心棠跪下道:“丞相,不用叫他了。”

楚璃也没让人扶起苏心棠,只说,“都到这了,你就听一听吧。”

苏心棠低着头,跪着没起身。

胡月影和褚又辰一头雾水,不知道这个丫鬟是怎么回事,就悄悄的跪在一旁。

齐岳来的很快,诗羽代楚璃把经过说了,齐岳跪下道:“确实是小人所买,赠与月影夫人。”

楚璃抬了抬眼问他,“你可知在本相这撒谎是什么罪。”

齐岳低头不言。诗羽看了楚璃的神色,接话道,“你还不从实招来。这凤尾琴本就是相府之物,前几日被人偷了去,府里只好假称是琴坏了。你既说是你买的,那你说说那人相貌身量,如果你说不出,那定是你偷了去。”

齐岳、胡月影和褚又辰听到这话,都脸色变了。褚又辰忙说和自己无关,自己是不知情的。胡月影磕着头说确实是齐岳所赠,并不知道这是赃物。

齐岳只犹豫了下,就说:“这琴是小的发小苏心棠所赠,她武功高强,江湖上也赫赫有名。小的真不知道她是哪来的琴,丞相明鉴。”

苏心棠听到这里,已是泪湿满襟,抬起头,泣不成声,“丞相……”苏心棠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齐岳一惊,“你怎么在这?你快和丞相说,都是你做的。你要是从别人那买的,你也和丞相说。”

苏心棠看着齐岳,只是流泪,什么也不辩解。

楚璃也不想再看这出闹剧了,将手中的茶碗摔到了地上,“够了,这事确实不关你们三人之事,你们都退下吧。”诗羽见状,就领了三人出去。只有苏心棠还跪在地上。

陆皎去扶起苏心棠,让她坐着,心疼道,“齐岳这么对你,你还要维护他吗?”

“姑娘,你不懂情。”苏心棠抹着泪道。

“我是不懂情,但是你这样掏心掏肺的对他,他却一门心思护着别人,这样值得吗?”陆皎有些生气的说。

“感情的事情,怎么能求回报呢。”苏心棠依旧维护着齐岳。

陆皎见到她这样,真的是气的肝疼,有些明白楚璃之前说的一切要看苏心棠的选择了,嚷嚷着再不管这破事了。陆旭听到苏心棠这话,似乎若有所思,便问她,“你不求回报,那你求什么呢?”

苏心棠有点被问住了,又想了想说,“我求他一世平安喜乐,他不喜欢我,不要紧。只要他能开心就好。”

陆旭听完,又问,“齐岳这人,懦弱又自卑,文不成武不就。他喜欢保护弱者,你这样强势又比他武功高的人,他是不会喜欢的。难道你要为他,移了你的性情吗?”

苏心棠怔怔的说,“如果移了性情,他能喜欢我的话,我可以改。”

陆旭无言,楚璃突然开口道,“如果改了性情,你觉得他喜欢的是你,还是那样性情的姑娘他都可以爱?”

苏心棠被问住了,只是苦笑道,“其实我也改过,他依旧不喜欢我。我想他是不喜欢我吧。”顿了顿又说道,“丞相今天让我来看这出,是想劝我放弃吧。我知道丞相的好意……”

楚璃打断她,“苏姑娘,你误会了。叫你来是和你说,本相有法子让他喜欢你,和你在一起。你要选择和他在一起吗?”

苏心棠有些惊讶,想了想,点头道,“如果确实能让他喜欢我的话,我愿意。”

楚璃早就预料到是这样,还是给她安排了起来。

齐岳和褚又辰胡月影出了相府,褚又辰瞥了一下齐岳,当即对胡月影说,“你不用回去了。”

胡月影脸色骤白,抱住褚又辰的胳膊喊道,“相公,你要相信我,我和齐大人是清白的。”

“清白的?”褚又辰似乎气的不轻,“你当老子是傻子吗?”

胡月影浑身发颤,褚又辰又道,“凤尾琴是多名贵的东西,这小子一穷二白,什么都不要你的就白送你了?”一甩袖子,“要不是老子现在事情多,你以为老子会轻易放了你?”使了个眼色给长随,长随就把胡月影给用力掰开,胡月影失了重心,齐岳赶紧的扶住她。

褚又辰见状更气了,只是知道自己现在不易惹事,抬脚就走。

胡月影转身推开齐岳,尖叫起来,“你为什么要害我。你要是没法子拿到凤尾琴就不要答应我。”

齐岳也没想到事情演变成这样,过了一会,默默的说,“褚家你现在回不去了,要不你先和我回去。”

胡月影气极,“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是不是!我是不会和你回去的,我现在去客栈,相公只是生我的气,吃醋了,等想通了一定会回来接我的。”

齐岳见她执意这样,掏出几两银子给她,“你住客栈一定要银两的,我身边只带了这些。”

胡月影接过碎银,也不理齐岳,就去找客栈住下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梦起黄粱》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