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九兽令》

  • 作者:落笔成瓜
  • 主角:玉霖,玉霖锋
  • 推荐:132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7-22 17:05:29

《九兽令》 内容简介

《九兽令》是落笔成瓜撰写的一本武侠作品,主线引人入胜,文笔惟妙惟肖,非常耐看。一个幽静的小院子,里面隐隐有声音传来。李小蛇躲过巡逻士兵,绕到院子后面,轻飘飘跃过围墙,闪到唯一一个有灯火的房间后面,躲在墙角的阴暗中,交谈的声音正是从这个房间发出来的。李小蛇放缓呼吸,仔细倾听着里面

《九兽令》 章节试读

一个幽静的小院子,里面隐隐有声音传来。李小蛇躲过巡逻士兵,绕到院子后面,轻飘飘跃过围墙,闪到唯一一个有灯火的房间后面,躲在墙角的阴暗中,交谈的声音正是从这个房间发出来的。李小蛇放缓呼吸,仔细倾听着里面的声音,虽然不确定里面的人是谁,不过也许能够得到一些线索吧。

“好了,玉大师,刚刚的事情改日再谈,现在本王要跟你说一件私事。”只听里面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在这里,能够自称“本王”的,也就只有燕王朱棣了,而另一人,肯定就是玉秀墨的父亲玉霖锋了,李小蛇暗自庆幸,没想到那么顺利就找到了。

“哼!”玉霖锋轻哼一声,显然刚刚的谈话并不愉快。

“哈哈,听闻令千金年方二八,聪明伶俐,秀外慧中,乃是不可多得的好女子,本王长子高炽今年十九,自幼饱读圣贤书,生性仁爱、儒雅,尚未婚配。”朱棣似乎很开心地说道。

“王爷,恕草民不懂您的意思。”玉霖锋冷冷地说道。

“本王乃当今圣上亲封燕王,高炽乃是本王长子,这燕王的位置,迟早是他的,而玉大师你学究天人,蜀中玉家谁人不知,可算是门当户对,待秀墨姑娘嫁入我燕王府,就是未来的王妃,我们就是亲家,你就是皇亲国戚!”朱棣笑眯眯地说道。

看来这燕王是正面拉拢不成,想要迂回作战,要是秀墨真的嫁进燕王府,他们就是一条绳上的了,那样玉大师不得不帮他行事,好计谋!李小蛇听完后心里暗道,还好看样子玉先生对这个燕王不怎么友好。

“秀墨要嫁给谁,那是她自己的选择。”玉霖锋依旧是冷冰冰的话。

“自古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容得了她自己做主。”朱棣理所当然道。

“我等江湖中人,可没有那么多讲究。”玉霖锋岂会不明白他的用意。

“本王已经派人去接秀墨姑娘了,估计没几天就到了,我想她一定很乐意的。”朱棣说道。

“你把秀墨怎么样了?”玉霖锋一听此言立马变色。

“王爷。”房门被轻轻叩了三下。

“张玉,何事?”朱棣轻声道。

“扬州来信!”张玉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哦,听说玉姑娘中毒了,五毒沉香可是无人可解,不过我燕王府正好有解药。好好考虑考虑,玉大师。”对着玉霖锋留下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朱棣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扬州的事情难道有变?”出了小院,朱棣低声问道。

“王爷,刚刚收到的飞鸽传书,失手了,玉秀墨跑了。”张玉说道。

“马和不是赶去了?马和我是信得过的,纵然是穆西,在玉秀墨中毒的情况下,也不该有失!”朱棣脸上出现一丝怒容。

“王爷,这字迹是马和的没错,他说那玉秀墨的毒已解。”张玉递过一张信纸,恭敬地说道。

朱棣拿过传书,借着光亮看了起来,看着看着皱起了眉头,他挥了挥手,张玉对着朱棣行了一礼退了下去。朱棣度了两个方步,若有所思地看了看玉霖锋所在的屋子,便离开了。

听到朱棣离去的脚步声,李小蛇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在朱棣出来时,李小蛇听到扬州便跟了出来,在院门后偷听他们的谈话,他轻功卓绝,他的枯木功已小有成就,呼吸更是绵长,是以门外两人都没有发现隔墙有耳。不过李小蛇在此偷听也没有得到什么实质的消息,不过他也知道扬州的事情已经被朱棣知晓,行动要快了。

“我在路上给傲梅山庄分舵传递了消息,希望二师兄赶来,以他的智慧肯定会部署出最佳的营救方案,不过此时燕王已经知道了扬州的事情,看来不能拖下去了,只能提前动手了。”李小蛇看着玉霖锋的屋子想到。

李小蛇看了看周围,这里毕竟是燕王府内,刚刚一路过来并没有发现有人在盯着这里,以防万一,李小蛇还是沿着墙角黑暗溜到了屋后刚刚藏身的地方,听到屋内传来微微的叹息,李小蛇轻轻拍三下窗户,停顿了一会,又用手指快速地叩了六下。

声音刚刚落下,屋内一阵人影晃动,接着玉霖锋已经将灯吹灭,轻微的脚步声朝着李小蛇的方位走来。

“神龙负图出洛水。”一墙之隔传来玉霖锋的声音。

“彩凤衔书碧云里。”一个年轻的声音传到玉霖锋的耳中。

“阴阳二遁分顺逆。”玉霖锋再道。

“六甲推兮无差理。”李小蛇再答。

玉霖锋长长舒了一口气,李小蛇亦是长长舒了一口气。玉霖锋轻轻推开窗户,蹲在墙角的李小蛇轻轻一跃,进入屋中,落地无声。

“少侠好轻功。”玉霖锋关上窗户,低声赞道。

“前辈过奖!”李小蛇拉下黑色面巾,向着玉霖锋行了一个晚辈礼。

“秀墨在哪?”玉霖锋着急地问道。

“前辈,秀墨现在很安全。”李小蛇回答道。

“那朱棣说秀墨中毒了,什么五毒沉香,现在怎么样了?”玉霖锋压低声音快速地问道。

“前辈,秀墨的毒已由在下解了。”李小蛇说道。

“敢问少侠尊姓大名,师承何人?那燕王说此毒只有他有解药,难道他在骗我。”玉霖锋追问道。

李小蛇一阵头大,这怎么比我好奇心还大,这可是燕王府啊,有问题出去再问啊,你女儿就在外面,团圆了不就什么都知道了,想是这么想。但是他还是和声和气地与玉霖锋低声交谈,毕竟这是秀墨的父亲。

“前辈,在下李小蛇,乃是江湖中无名小卒一个,他燕王虽然有解药,但是我能解毒,至于其他的,我们先出了燕王府再谈如何?”李小蛇说道。

“哦,对对,是我疏忽了,不过,我一个月前遇袭,那个人一身夜行衣,就像你这样,与他对了一掌,没想到一股暗劲袭入丹田,当时就不能运行真气,幸好燕王府张玉路过,将我救下,而后我就在这里养伤,那燕王知晓我的身份,就一直要我成为他的幕僚,可惜那股阴劲在丹田如骨附蛆,此刻我相当于是内力尽失,不然我也不会在此逗留如此之久。”玉霖锋苦笑一声。

“嘿嘿,阴命诀,前辈,你中计了。”李小蛇听到后,玉霖锋不能使用内力,也难逃出这里,便将玉秀墨被张怀虚抓走,自己前去追击身中阴命诀的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如此,我说怎么无缘无故被人偷袭,又恰好被张玉所救,看来他是对我手中的阵图势在必得了。”玉霖锋说道。

“什么阵图?”李小蛇问道。

“所谓阵图,就是将阵法绘制成图形,画在锦上、纸上、地上或者用砂石堆砌,形成直观的实物,这就是阵图。三年前,我前往大草原,呃……游玩,恰好路遇燕王所率部下被大股蒙古骑兵追击,当时他的士兵大大少于蒙古骑兵,那时候我正在专研诸葛孔明的八阵图,我认为要是八阵图真像是鱼腹江边那般僵硬,怎能与曹魏抗衡几十年而无大败,八阵图肯定没那么简单,那时候我将八阵图进行了诸多般变化,已经模拟演练了无数次,从来没有实战过。见到燕王落荒而逃,于是我就指点了一下,布下军阵,将敌军打退,后来在军营喝多了,我就说我改进了一些阵法,有几套,看来那时候他已经惦记上我了。”玉霖锋侃侃而谈。

“哦,原来是这样。”李小蛇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心想这还真能说。

“这几天,拉拢我不成,他就想方设法叫我给他做出几本阵图,名曰对付蒙古人,可他的野心我岂会不知,蒙古人也配用阵法对付?”玉霖锋冷笑道。

“前辈,阴命诀需要至阳至刚的功法来驱除,我当时就是依靠穆西的浩然正气诀疗伤的,我们先想办法出去,到时候再找他疗伤。”李小蛇说道。

“行,不过我内力尽失,出去可能会比较困难。”玉霖锋皱着眉头说道。

“待会我们从王府后苑出去,有人在那里接应我们,原本打算今天是来打探消息,然后再来救您的,不过现在扬州那边的消息已经传到这里了,我怕燕王对您不利,只好今天冒险一搏了,我们如此这般这般。”李小蛇低声说道,而玉霖锋在一旁频频点头。

“嗯,秀墨眼光不错,有勇有谋,不急不躁,不错不错。”玉霖锋突然说道。

我头都冒汗了还不急,这可是燕王府,您可是被软禁的,我是来救你的啊,你可是我亲大爷。李小蛇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是嘴里可不敢这么说。

商量完毕,李小蛇从窗户翻了出去,躲在黑暗处。玉霖锋深吸一口气,点亮灯火,轻轻推开门,抬头望了望星空,许久,在小院子里转了一圈,然后轻轻拉开院门,不紧不慢地走了出去,看到玉霖锋走了出去,李小蛇就悄悄跟着。

“玉大师,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啊?”玉霖锋走出院子五丈之外,就有一个士兵上来询问。

“哦,刚刚燕王找我谈了一些事情,我出来走走想想。”玉霖锋背着双手说道,俨然一派宗师的模样。

玉霖锋继续往前走,那个士兵就跟在他身后一丈开外,玉霖锋没有理会,那个士兵默不作声的跟着;李小蛇悄声而上,一个掌刀切到他的脖子,那个士兵顿时昏倒,李小蛇急忙扶着他,轻轻放在墙边。

如此这般将两个监视的士兵解决后,李小蛇就让玉霖锋跟着他走。在解决了几个明的暗的哨兵之后,李小蛇拉着玉霖锋躲在一个角落,心里计算着路程,再转过两个墙角,就到后苑了。

看着巡逻士兵走过后,李小蛇悄悄伸头出来看了看,察觉没什么异常就轻轻走了出去,还顺手招呼玉霖锋跟上。走了两步,前方突然闪出几个人,火蛇闪过,几个火把亮了起来,为首一人正是燕王朱棣!

“嘿嘿,这么晚了,玉大师是要去哪啊?还有这位蒙面的阁下,来我燕王府可谓何事啊?”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李小蛇转头一看,脸色大变,一个老僧身着僧袍,手持念珠,一对三角眼阴测测地看着他。

“他大爷的,这下完了!”李小蛇心里一阵绝望。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