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剑与龙之王座》

  • 作者:一盆大师
  • 主角:林枫澜,伊戈
  • 推荐:927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7-22 08:15:31

《剑与龙之王座》 内容简介

《剑与龙之王座》为一盆大师撰写,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这是一个钢铁浇筑的男人,他的脸庞像是塞亚雕刻大师的杰作,棱角分明透露着无尽的威严与肃穆,他的眼眸深邃如同浩瀚无边的夜空,他的金发举世无双,这是一种燃烧着斗志的金,如同烈阳流火。看到这个男人,林枫澜不由

《剑与龙之王座》 章节试读

这是一个钢铁浇筑的男人,他的脸庞像是塞亚雕刻大师的杰作,棱角分明透露着无尽的威严与肃穆,他的眼眸深邃如同浩瀚无边的夜空,他的金发举世无双,这是一种燃烧着斗志的金,如同烈阳流火。

看到这个男人,林枫澜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楚王。这是一个和楚王有着共同特质的男人。

他们所立之处,身上的气质便会充斥天地间,像是冲天燃烧的火炬,掩盖所有的光芒。当然楚王更多时候会用玩世不恭、风流倜傥这类特质来掩饰自己,而这个男人则是毫无顾忌的散发自己的气质。

像是一只浑身燃烧火焰的黄金狮子,一个王者。

他便是圣光王国的巨头,阿特拉斯家族的当代家主,艾尔莎的亲生父亲,伊戈.阿特拉斯。

“家主。”龙斯曼和所有的男孩,都恭敬的行礼。在阿特拉斯家族,除了元老会那些上了年岁的老古董,没有人敢不尊敬伊戈。

“都退下吧,‘炽天使’们。”伊戈淡淡的讽刺。可是没有人敢表示不满或者解释什么,包括龙斯曼。

在家主的命令下,他们退下。今日的一战实在太精彩了,大男孩们鼓足了劲,纷纷跑去了训练场。

场中只剩下两个人,伊戈与林枫澜。他们在凝视着对方,阳光将二人身体拉的很长。

林枫澜对于伊戈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林枫澜尊敬他是艾尔莎的父亲,也懂得他对艾尔莎的爱,可是却觉得这个黄金狮子一般的男人,却有些懦弱,他不敢把女儿留在身边。

如果是楚王呢?林枫澜思索,好像楚王算计他孤零零一个人前往另一块大陆,不过我是男子汉不能和艾尔莎这个女孩子比,这很正常,林枫澜安慰自己。

“走吧,去我的书房,这里不适合谈话。”伊戈打破沉默。

林枫澜点了点头,拿起那柄天劫,随着伊戈去往他的书房,刚刚伊戈与老人谈话对饮的那间屋子。

漫步在前往书房的路上,林枫澜仔细打量了这座庄园。这是一座有着浓郁弗雷奥传统风格的庄园。建筑上满是古典的柱式构图要素,复杂流畅的线条交错折叠化作充满艺术气息的花纹,彩色的玫瑰花拼窗在阳光下散发着五彩斑斓又瑰丽的光。

林枫澜跟着伊戈来到了那幢在庄园里居中又雄伟的建筑,这是整座庄园中最高的。建筑前是一个巨人的雕塑,双手向天,像是托着天,又像是在挑战着天。

阿特拉斯,传说中的负天巨人,也是这个家族的姓氏。一个深藏着荣耀与骄傲的姓氏,一个被弗雷奥大陆万民敬仰所创的姓氏。所有的阿特拉斯都是第一任教皇的后裔。

亚撒一世,伟大的光之智者。

信徒们认为是他支撑起了弗雷奥大陆的天,人们以伟岸的负天巨人之名称呼他。亚撒最终决定抛弃了原有的姓氏,以阿特拉斯为姓氏。亚撒.阿特拉斯,光之智者,第一任教皇,以姓氏宣誓,光之智者的后裔将永生永世守护弗雷奥大陆。这是沁入到血脉里的荣耀与。

伊戈站在雕像前,为林枫澜静静的讲述阿特拉斯的由来。

二人在雕像前静立了许久,伊戈凝视着巨人,默然不语,林枫澜安静的站在他身边。

“走吧。”良久,伊戈转身离开。林枫澜随着他走进了庄园的主楼。

推开那扇堪称雄伟的门,理石铺就的地面光可鉴人,阳光透过彩色的拼花窗映射出绚丽的彩色,水晶灯从中垂将下来,两侧是螺旋而上的楼梯。

伊戈带着林枫澜沿着楼梯拾阶而上,为他介绍着挂在楼梯两侧的画像,那是阿斯特拉家族的先祖们,而光之智者的画像被挂在了大厅的正中央。

与林枫澜想象的不同,画中的亚撒是个学者般文弱的男人,身上是华美的教皇服,头戴皇冠,鼻子上是金丝眼镜。很难想象这样一个男人是如何举着木质的十字架与银制的宝剑与那些怪物搏斗。亚撒的传奇故事,林枫澜印象很深刻。

他们来到顶楼,伊戈推开精美的门,他先请林枫澜进去,自己进去后又随手把门关上。

伊戈的书房很典雅简单,拼花地板,皮质沙发,胡桃木的书桌与书柜,书桌上摆着一盆绿植,其中一面墙壁上是一副巨大的弗雷奥大陆地图。宽敞明亮的落地窗前,是两把木质的椅子与桌子,旁边还立了一个与书柜相同款式的酒柜,里面是各种珍藏的美酒。

“喝点什么?”伊戈请林枫澜坐在那窗边的椅子上后问道。

“无所谓,什么都可以。”林枫澜回答。他对弗雷奥大陆的酒并不了解,仅限于麦芽酒、葡萄酒这种粗浅的分类。

“嗯,那就这个吧,连教皇来我都没舍得给他喝。”伊戈拿出一瓶酒,又拿出了两个青瓷制的酒杯。

林枫澜的脸上闪过一丝异色,伊戈手中的酒瓶也是青瓷的,这是大周的酒。弗雷奥大陆的酒通常喜欢用琉璃瓶子装灌。

伊戈为林枫澜斟满了一杯,递给了他。

熟悉的酒香萦绕在林枫澜的鼻息间,这是大周的味道,是桃花的味道,是楚王府的味道。这是楚王最喜欢的桃花酿。这瓶是至少三十年的陈酿,香醇的像是美人的发香,缥缈而沁人心脾。

“您,认识我父亲?”林枫澜一饮而尽,家乡的味道让他有些心旷神怡的感觉,温暖舒适。

“不然呢?要不然,你以为我会把女儿随随便便就送往大周?”伊戈也为自己斟了一杯,小心翼翼的一饮而尽。

“那时你还没出生,我是随着使团前往的大周,你父亲接待的我们,我和他年龄相仿,算是成了兄弟。这瓶酒是他临行前送给我的。真是个小气的家伙,只肯送我两瓶,前些年的皇家晚宴上,我拿去了一瓶,就只剩下这一瓶了。”伊戈简单的解释,可是林枫澜觉得他一定隐藏了些什么。

“所以您来找我来的目的是?”林枫澜问。

“我需要你的帮忙。”伊戈开门见山。

“什么忙?”林枫澜又问。

“一个很重要的忙,可不是现在,时机成熟的时候,你自然明白你需要做什么。”伊戈说道。

“好的我答应你。”林枫澜回答的很干脆,拿起酒瓶又为自己斟满了酒。

“不怕我坑了你么?”林枫澜的回答有些出乎伊戈的意料。

“你是艾尔莎的父亲,我相信你。”林枫澜一饮而尽后又斟满。

“男孩,在这个世界上不要那么容易相信别人,何况我只是你的准岳父。”伊戈以长辈的口吻教训他。

“可您还是我父亲的兄弟。”林枫澜喝了第三杯:“并且我相信您,因为艾尔莎虽然总是埋怨您,可是在她口中您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艾尔莎……”听到女儿的名字,黄金狮子似乎软弱了几分:“我,不是个好丈夫,也不是个好父亲。”

心爱的女人拯救了他,可他对她的遭遇却无能为力。黄金狮子这个称号在他眼里不在是赞誉而是莫大的讽刺。

没有人知道那个威猛如王者般的黄金狮子,深夜会被噩梦惊醒,梦里是海伦被绑在火刑柱上,素白的脸满是不舍与凄楚。火焰腾起,美人枯骨。

“我还有第二件事拜托你。”沉默了一会儿,伊戈又恢复常态。

“什么事?”林世子喝的极快,家乡的味道让他有些贪恋,这是第五杯了。

“保护好艾尔莎,艾尔莎来到圣城塞亚了。”伊戈话语中带着些许无奈,黄金狮子是王者,可是他也拿不听话的小狮子没办法。

“我很想亲自保护她,可是我觉得这个时期,您来保护她更好。”林枫澜从不怀疑自己的身手,可是他并不会自大到以为,在这座圣城里,他能比阿特拉斯家族家主更能保护好艾尔莎。这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林枫澜不希望艾尔莎有任何危险。

“艾尔莎是狮子与女巫结合诞生的,不论是因为她自己还是命运的指引,她必不平凡。这个时候让她经历一些世间之事,并没有坏处。”伊戈幽幽的说道。

“迷信。”林世子小声嘟囔,手不停歇的为自己倒酒喝酒。

伊戈想为自己倒酒,却发现酒壶已经空空如也。

伊戈一愣,抬头看见林枫澜的小脸上此时已经泛着一丝红晕,那张原本有些面瘫的脸上似乎表情精彩丰富了起来。

楚王世子,不胜酒力。可怜伊戈前往大周时,林枫澜尚未降生,伊戈并不知晓这点。

这是一场本应载入史册的对决,大周之龙与弗雷奥黄金狮子的交锋,可惜无人得见。

据说第二天,管家来更换桌子的时候,发现书柜也用不了了,换书柜时发现地板上满是刀痕,家主那最喜欢的落地窗破了个大洞呼呼的灌着风,管家索性重新装修了家主的书房。

而阿特拉斯家族的家主,黄金狮子,伊戈.阿特拉斯宣布身体不适,需要一个月的修整,谢不见客。

有小道消息传言,人们在重新装潢书房时发现,那里散落金色毛发,像是从太阳上抽取的丝线,和家主的很像,很像。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