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无渡当归》

  • 作者:殳锦
  • 主角:谢汶,余媛
  • 推荐:471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7-20 18:18:53

《无渡当归》 内容简介

殳锦优质辣文《无渡当归》由殳锦最新写的婚恋风格的小说,光环人物谢汶,余媛,情节余音绕梁,非常感觉不错。精彩片段试读:“汶汶,想去上学吗?”余媛看见小小的女儿趴在窗户上,看着居民楼后的那个实验小学,心里一阵泛酸,双手把着女儿稚嫩的肩膀,忍不住开始自责自己。“是妈妈不好…”“妈妈…”小小个的谢汶抬头看向妈妈,神色语气里

《无渡当归》 章节试读

“汶汶,想去上学吗?”

余媛看见小小的女儿趴在窗户上,看着居民楼后的那个实验小学,心里一阵泛酸,双手把着女儿稚嫩的肩膀,忍不住开始自责自己。

“是妈妈不好…”

“妈妈…”小小个的谢汶抬头看向妈妈,神色语气里都有些委屈,“你不是说,爸爸找好学校了吗?”

余媛心里很不是滋味,想起来太原之前谢晖对自己的承诺,再看看现在,小学已经开学一个多月了,女儿的学校却还是没有着落。

别人家的孩子这个年龄都是无忧无虑的,自己的孩子却要压抑自己的天性,扮作懂事模样。

六岁的小姑娘,能懂什么,唯一支撑着自己努力懂事的,就只有“要让妈妈开心”了吧。

“汶汶,想哭的话可以哭出来。”

谢汶看着窗外小学。

下课铃响了,操场上瞬间涌入一群穿着校服的小学生,踢球的,打球的,跳绳的,踢毽子的。

谢汶吸了吸鼻子,说话时带着些颤音:“妈妈别不开心,汶汶没事,汶汶想上学,但是没关系,汶汶总有一天可以上学的。”

余媛鼻头一酸,一把把女儿揽进怀里抱着。

谢汶在妈妈怀里待了会儿,说不上来是想哭还是不想哭,只是觉得眼睛涩涩的,鼻头又酸酸的,心里堵得慌。

过了半晌感觉自己脖颈窝那里热乎乎的,抬起小手拍了拍妈***后背:“妈妈,别哭,汶汶没事,别人都在上学,汶汶还能玩儿呢。汶汶每天可以看电视,别的小朋友就不一定可以啊……”

余媛何尝听不出来这是女儿的安慰。

何况余媛很清楚,其他小朋友也许不仅能每天看电视,还每天有爸爸陪,有很多玩具玩儿,想吃什么吃什么,假期也可以无所顾虑的学自己想学的技能。

但是谢汶这么一说完,余媛仿佛相信了一般,心底里也暖暖的,松开女儿,捧着女儿苹果红的小脸。

“汶汶,妈妈爱你。”

“妈妈,汶汶也爱你。”

很多愁绪就这样被暂时压在了余媛的心底,女儿天真的笑仿佛一剂良药,生活就这样又亮堂起来。

入夜,暮蓝的天空透出星星点点的光亮。

其中一颗星星闪着微弱的天蓝色光芒,在一众黄白色星星中显得尤为显眼,随后光芒又更甚了些。

谢汶躺在床上刚和妈妈说了晚安,看着妈妈走出房门随后轻轻把门关上,转头看向夜空,入目就是那颗璀璨的星星,一眨不眨盯了半晌,忽而觉得十分困倦。

小世界原本还满是星星,一下子就是铺天盖地的黑。

“到底怎么回事,啊?我们有这个计划以后我就在跟你说,要提前把住宿和学校安排好,你呢?你比我们提前半年来的太原,你说的什么?你说你早点来把一切打点好,我不用操心。ok,现在呢?住宿是我自己来了以后住了两天宾馆以后找的,学校现在已经开校一个多月了,凭什么别人家孩子想上学就上学了……”

说到这儿余媛已经有了哭腔,气势也弱了下来,“你知不知道女儿每天就趴在那个阳台上望着学校,一动不动的可以望一早上,我们没钱,好我陪你熬,女儿的兴趣爱好我能够出力的也寥寥无几,总不能连最基础的教育都接受不了吧?我们吃点苦没什么……”

余媛捂着嘴低低的哭出了声,正深陷绝望,没有注意到身后谢汶的卧室有淡蓝的光芒从门缝中渗出,随即光芒弱了,最后彻底暗淡。

在这寂寥无声的深夜,像魔鬼给,予的不切实际的希望。

白茫茫的世界,只看得清脚下有一条小路。

谢汶穿着印着史迪奇的连衣睡裙,光着脚丫,小心翼翼的往前迈了一步,又迈了一步。

“妈妈…?”

声音传了很远,就像一条很长的走廊那样,带着一点点回音。

四周的光芒渐渐弱了下去,一个巨大的纯白的球体,显现在这条小路的“尽头”。

谢汶开始往前走,脚步也快了起来,但没跑几步又停了下来,捂着自己的耳朵,因为害怕而开始大声呼喊着妈妈。

还没有完全靠近球体,但球体传过来的嘈杂的声音,让谢汶觉得自己的脑袋快要炸开了。

“妈妈!!妈妈!!!”

谢汶跪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小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耳朵。

纯白的球体幽幽转动着,声音也越来越嘈杂,在很多年以后,谢汶才确定这种嘈杂应该怎么称呼。

人生百态。

那嘈杂里不仅仅是声音,还有很多繁复的情感,小小的谢汶并不能理解,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称之为嘈杂。

在这些嘈杂里,谢汶突然清晰辨别出了自己认识的人的声音,包括自己妈***呜咽。

谢汶停止了歇斯底里,还在抽泣,愣愣的松开手,看向那个球体。

“妈妈……”

纯白球体的颜色开始发生变化,一抹清浅的蓝色从某点开始渲染开来,转动也停滞了几秒时间,只是谢汶没有发现罢了。

她还在专心的、努力的在嘈杂里搜寻自己妈***声音,但是这时候什么声音也没有了,安静得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

“妈妈…?”

当谢汶再次注意到那个球体的时候,球体已经变成了蓝色,深浅不匀的在球体上流动着。

球体渐渐淡去,光芒也渐渐收敛,一个人形浮在半空,向谢汶伸出了手。

谢汶呆呆的看着这个人形光晕没有伸出手,只是问:“你是谁?”

“东旭。”

“我不认识你。你是一个声音很好听的哥哥。”后面那句补充像是安慰一般,但谢汶说得很认真,小小眉眼都写满了认真。

那个光晕传出一声轻笑。

“我要回去了。”

“再陪陪我好么?”

“妈妈找不到我会担心的。”谢汶捏着自己的裙角,小脚丫踮了踮,伸出小手努力的伸向高处,作出发誓的手势,“我会每天都来看你的。”

光晕很久没出声,收回手缓缓落到地上,沉默了会儿,又伸出手揉了揉谢汶的头。

“逗你的,不用专门来看我,我会来找你。”

“真的吗?”

光晕又是一声轻笑,声音里带了宠溺:“真的。”

“东旭哥哥再见~”

“嗯。”

最后依旧是带着宠溺的温柔嗓音。

第二天谢汶醒得很早,睁眼就沐浴在一片阳光里,小脸蛋粉嫩嫩的,还不自觉中带着甜甜的笑意。

刚好余媛进来喊谢汶吃早饭,看见自己女儿在温暖阳光中笑得甜美,心情也不由得愉悦起来。

“想什么呢?汶汶。”

“妈妈,光是有重量的呢。”

“我说为什么小懒猪今天醒得这么早,原来是因为阳光变重了吗?”

话语中带着笑意,谢汶眨眨眼看着自己的妈妈笑起来,不说话。

四川一个小城的公安局门口。

“琦琦,爸爸忙,你就多带带弟弟。桐桐,乖乖听姐姐话。走了啊。”

一个穿着警服的男人对着自己的一双子女挥了挥警帽,转身利飒的走了。

邓琦琦也就十五岁左右的样子,牵着弟弟邓桐羽的手,有些茫然的站在警局门口。

隔了半晌,邓琦琦才低头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你…想不想吃什么东西?”

邓桐羽摇了摇头,瘪着嘴看着爸爸走远的身影,跟着姐姐走了几步,又晃了晃姐姐的手。

“我想吃辣条。”

“吃辣条不好。”邓琦琦眼珠子一转,突然自顾自开心起来,“诶,姐姐带你去吃好吃的,也辣辣的,比辣条好吃多了。”

邓桐羽问:“什么呀。”

“米。”邓琦琦拖了老长的音,最后又蹦出一个字,“粉!”

邓桐羽吸吸鼻子,也莫名开心了起来:“那我要吃红汤牛肉的。”

正值夏季,街边蝉鸣也是懒洋洋的。

邓桐羽看见有一只蓝色的蝉从自己身边飞过去,伸手想去抓,却什么也没抓到,那只蝉也不见了踪影。

“酷诶。”邓桐羽小声说到,刚想告诉姐姐这件事,就听见邓琦琦充满活力的声音:“老板娘!这儿两碗红汤牛肉米粉儿~”转而又忘了。

一个人影倒是身手敏捷,仿佛猫一般身形轻巧的跃上老树树枝捉到了那只蓝色的蝉。

“这里怎么会有夜蝉?”

一个声音在那人的心里响起,那人先是皱了皱眉,随即舒展开来,眼里有了笑意。

“只有梦魂使出生,夜蝉幼虫才会成长并破土而出。”

“哦~久违的梦魂新生了吗?”

“夜蝉幼虫的成长需要三到六年。这只夜蝉壳上有螺旋暗纹,应该是六年出。梦魂使现在应该六岁。”

“这倒有趣。”

“但是,据说,每一次梦魂使的出现,异人都会遭遇灾难。”

那人低笑了一声,声音充满倦意。

“据我所知,魂使已经很久没有聚齐过了。这也是异人现在混乱的原因不是么?”

“灾难?难道你不觉得,人类本身就是一种灾难么?”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