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六朝平妖录》

  • 作者:花粉落英与雪
  • 主角:葛水,王之远
  • 推荐:101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7-20 17:45:15

《六朝平妖录》 内容简介

《六朝平妖录》作者:花粉落英与雪,婚恋类型故事,天选人物:葛水,王之远,本新书小说剧情回顾:葛水进到堂院,果然见众人都已经在静坐等候了。只见司马宗、王澄等人在那里挤眉弄眼,奚落道:“某些人啊,仗着那名不正言不顺的代理掌门宠爱,真是有恃无恐,连校考都不放在心上了,想迟到就迟到。”“是啊,他这何

《六朝平妖录》 章节试读

葛水进到堂院,果然见众人都已经在静坐等候了。

只见司马宗、王澄等人在那里挤眉弄眼,奚落道:

“某些人啊,仗着那名不正言不顺的代理掌门宠爱,真是有恃无恐,连校考都不放在心上了,想迟到就迟到。”

“是啊,他这何止是不把校考放在心上啊,简直是不把王夫子放在眼里嘛。”王澄一边说着,一边还拿眼去睃王之远。显然他是想故意挑拨激怒王之远,使他迁怒于葛水。

“你们两个,管好你们自己的事就好了!葛水是临时接到了宗门的任务,处理事情去了!有心思替别人操心,我看你们今年校考能不能过。特别是你,司马宗,已经连考四年了,要是还不过我都替你害臊!”

王之远并不吃他们这一套,转过身训斥道。

司马宗等这才灰头土脸的缩下身子。的确,他已经连考了四年了,在这一重天也是属于年纪最大的几个了,在家中也抬不起头来,父王司马亮前几天也刚派人送书信来,责斥道,如果今年再不能升到二重天,就让他赶紧滚蛋回家。

葛水见司马宗等吃瘪了,这才兴高采烈的来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葛水,你干嘛去了,不会真的睡过头了吧。”一旁的乐正绫关切的问道。

“怎么会,乐姐姐,只是半路出了点状况。”葛水笑眯眯的回道。

“啊?出什么事了?”

……

“你们两个,也别交头接耳了,考试马上就开始了,都给我坐好。”王之远见葛水两叽叽喳喳的,忙呵斥道。

“乐姐姐,过后再和你说。”葛水忙压低了声音。

“好了,考试的规矩你们是知道的,要是让重明鸟逮到谁作弊,宗门绝不轻饶。”王之远又交代了一句,这才将手一挥,立时有一串黄色的纸片小人顶着案卷分到每个人桌子上。

“这是啥?这就是夫子说的重明鸟吗?”葛水两十分好奇,面面相觑的说道。

“什么呀,这是式神,顶多算个场务,重明鸟可比这可怕多了,它们才是真正的监考呢,待会你们就知道了。”坐在前面的刘琨已经参加过一次校考了,所以对考场的情况比较了解。

果然,他话音还没落,就见到王之远着人提上来两只硕大的铁笼子,上面罩着黑布,隐约还能见到有什么庞然大物在里面暴躁的冲撞着,引得笼子颠簸不已,黑布也一突一突的晃动着。

“好了,两位神鸟,多有得罪。”王之远微笑着,掀下照在笼子上的黑布。

“嘎!”

只听得一声震耳欲聋的唳叫破笼而出,引得教室里众人纷纷捂上了耳朵。连王之远也畏惧的避到了一旁。

过了良久,众人才适应过来。葛水抬眼望去,只见是两只漆黑如同墨汁一般的巨鸟关在笼中,浑身的翎羽黑的发亮,唯有鸟喙是鲜艳的火红色,两只硕大的爪子如同钢铸铁造一般。其中一只暴躁的一踹,竟将那铁笼子的一根铁筋都踹歪了,一看就不是好惹的狠角色。

最奇异的是它们的两只眼睛,大得吓人,几乎占了左右各一大半脸庞。而且在每个眼眶里都有两只闪着红光的眼瞳,十分醒目,怪道叫做重明鸟。

此时王之远已经将铁笼的机栝打开,那两只重明鸟又是一声刺耳的唳叫,这才冲出笼子,在堂院里舒展开双翅。只见它们翅展有近两米,体态矫健,双眼更是锐利有神。四只火红的眼眸可以同时望向不同的方向,很是神奇。

两只重明鸟如同两团黑色的乌云,在堂院里盘旋了一周,引得众弟子纷纷低头躲避,惊惧不已。

“嗐,没见识,连重明鸟都这么害怕。你们不作弊犯规,重明鸟是不会拿你们怎么样的。”司马宗在那不削的讥讽道。他参加校考次数较多,自然是见怪不怪了。

两只巨鸟盘旋一周后,这才一前一后停驻在堂院的大梁上,眼睛紧紧的盯着堂院里众人的一举一动。

此时,又听得屋外数声清越的钲板响。

“好了,可以开始作答了。”王之远威严的宣布道。

听得这一声,众人这才赶紧低下头紧张的应试起来。

这茅山一重天校考,也是按教授科目来,分为宗史、经文、医药、功法等科目。每门又有些墨义、贴经、策问、口试等形式。

这第一门考的自然是经文。葛水仔细看去,只见第一题是论述《南华经》“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逍遥于天地之间,而心意自得兮!”一句的妙理。

呵,这孔阳长老,这不是刚才他吟诵的句子嘛。葛水不觉哑然失笑,当即胸有成竹的提笔答道:

‘南华真人此言是论述修玄的真谛,是要顺应自然四时天理,与天地万物和尘同光,身形躯体不为凡尘世俗束缚,心意逍遥自得,超脱于宇宙……’

……

这些‘墨义’之题自然是难不倒葛水,才刚过去不到一半的时间,他已经把卷子上的题目答了个大概,便开始在堂院里百无聊赖的发起呆来。

葛水见到大部分人都还在奋笔疾书,也有一些抓耳挠腮,显然不知从何下笔。葛水饶有趣味的观察着一个个低阶弟子紧张兮兮的样子,觉得颇为搞笑。

忽然,葛水的眼光滑过司马宗,只见他一直低着头,一幅正在沉思的样子。

葛水不禁纳闷起来,这司马宗什么时候这么沉稳了,难道他还真的是在埋头苦思吗?这不是他的风格啊,他不应该是东张西望试图抄人家的才对嘛?

葛水心中一疑惑,便更加仔细地观察过去。不对,似乎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啊。葛水一看,只见司马宗头低的有点不正常,而且一副贼头贼脑的样子,眼睛还不时瞟瞟前后的重明鸟,看它们有没有注视自己。

这家伙肯定在作弊,葛水直觉的想道。

于是葛水便更加密切的注视着他,果然,只见他偷偷撩开自己的道袍,正往自己大腿上看着什么,看几眼写几个字。

原来他把答案写在自己的腿上!利用自己身子和桌椅挡住重明鸟的视线,趁没人注意时偷偷打小抄。

葛水立刻明白了,他狡黠一笑。见没人关注,便悄悄揉了一个纸团,趁司马宗再次撩起衣服时,朝那司马宗的大腿砸了过去。

虽是一阵非常细微的声响,可是这又岂能逃过重明鸟密切监视的目光。只听得一声尖锐的唳叫,两只重明鸟立刻如同发现猎物一般,飞快的直冲而下,向着司马宗扑了过去。

葛水微笑着站了起来,赶紧拿起卷子交到王之远手中。

“王师,我答好了,就先离场了。”葛水自信地说到。

“嗯,去吧,可不许给考场中的人递消息。”王之远正在打盹,头也不抬的说道。

“是。”葛水巴不得一声,立马满脸带笑的奔了出去。

“啊!啊!救命啊!不要啄我啊,救命啊,出血了!杀人了!啊啊啊!你们这些死鸟,给我滚开,滚开啊!……”

……

只听得堂院里传来了司马宗杀猪一般的惨叫声,葛水不由得哈哈大笑,在堂院外乐得腰都直不起来了。

这次,总算报了一箭之仇!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六朝平妖录》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