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承乾秘事》

  • 作者:汐汐水岛
  • 主角:大福晋,吴克善
  • 推荐:940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7-13 08:13:02

《承乾秘事》 内容简介

《承乾秘事》作者:汐汐水岛,古代言情类型网络创作,主人公:大福晋,吴克善,本创作精彩片段试读:距京城上万多里,有座占地十万见方,气势恢宏的王府大院。这里便是漠南蒙古科尔沁部的达尔罕亲王府,也是皇后孟古青和太后孝庄的娘家。东跨院的正房内,大福晋正焦急的等着王爷处理完政事回来。“王爷回府了!”听见

《承乾秘事》 章节试读

距京城上万多里,有座占地十万见方,气势恢宏的王府大院。

这里便是漠南蒙古科尔沁部的达尔罕亲王府,也是皇后孟古青和太后孝庄的娘家。

东跨院的正房内,大福晋正焦急的等着王爷处理完政事回来。

“王爷回府了!”听见丫鬟高兴地进来禀报,大福晋终于是舒展了紧皱的眉头,急急的往外迎出去,道:“可算是回来了!”

寒冬天里,边境总有聚众滋事,再加上年关的琐事,吴克善日日忙得不可开交。

“京城家妹那边来了信,邀咱夫妇二人进京过正旦节。”她道。

吴克善是当朝国丈,被邀请是再寻常不过的事。

他将朝服脱下,递到仆人手中去,平静的道:“中秋节才去了,这次回了也罢,最近事多繁忙,也不紧着这一年访京。”

福晋一见他这副不紧不慢的样子,却是急了,道:“王爷总是心大的!我一见信,心里就咯噔一下!您也知道前些日才入京回来,都说了访京大宴还要等两年,不早不晚的,这么急着又叫去,说不定青格儿那边出了什么事了!”牵扯到自家姑娘,大福晋自然格外上心,这边才打发了信差回去,那边便叫人加紧去给王爷报了信儿。

也难怪大福晋会这么想。

中秋家宴进京的时候,大福晋也去了。

朝宴之上,眼看着顺治帝宠妾灭妻的那个样子无能为力,是暗自焦急,整日心神不宁。

无奈在京的时日也就那么短短几日,孟古青只便是哭诉些家长里短的,也说不清楚究由。

但无论如何,总是给她感觉,自家闺女在那边过得不好。

如此一来,也早想让吴克善再去一趟京城,深入夫人了解一下,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儿。

但这对于吴克善来说,可就是难上加难的事。

他这个做岳丈的,总不能专程去盯着女儿、女婿窥探。

即便出了什么问题,也总不能对小两口之间的吵闹、疏离之事指手画脚。

早两日,福晋每每与他说起,也总是推脱日后再说。

好巧不巧的是,如今京城的诏书都已经传来了,就是不接也得接了!

此时也不是多说的时候。

王爷不回来,署着他亲启的信函她也不敢轻易拆开了看,如今赶忙赶紧递上去,道:“快看看家妹怎么说。”

吴克善看了家信,轻轻搁置一旁,额间露出了几丝愁绪。

大福晋见状,赶紧拿过来,一目几行。

“帝后关系紧张到这种地步,竟连太后也束手无策!”手中的信不自觉的滑落,轻飘飘的坠落到地上。

“我们就只有青格儿这一个姑娘,她嫁去大清那是做皇后!现在竟得受这小家小户,闺阁妒忌的委屈!还不如在王府过得舒心!她过得不好,叫我这个做额娘的怎么办!?”

“她嫁过去是你的主意,这会子你倒是不说话了!”大福晋抽出帕子揩着眼泪。

她揪着帕子,委屈的道:“咱们蒙古多少有情有义的好儿郎,你不能选来做女婿,非要掺和他们那趟浑水!我问问你,从世祖爷开始,大妃阿巴亥也算独得宠眷吧?最后呢?却是殉葬身亡!世宗皇帝对海兰珠妹妹情有独钟,结果她也是个短命的......如今这倒是个痴情种,眼里全是那个狐媚的董鄂妃,竟把咱们的青格儿抛在一边!我看他连你这个舅舅都不放在眼里了......”

“不要再说了!”想到大福晋又要重复那些牢骚话,把什么无关的事都挖出来说一遍,吴克善就头疼的很。

呵止道:“你往后少在那里‘他们他们’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蒙古也是大清,何来他们一说?小心传到皇上耳朵里,你这当岳母的也免不了获罪!”

大福晋非但不被安慰反而遭了训斥,蒙在脸上那层阴云更是难看了。

知她也是爱女心切,吴克善冷静下来,转而又好声的道:“青格儿嫁去大清,又不是说能嫁就能嫁的,要不是看着爱新觉罗氏出人才,家妹又是个明事理的,那福临小时候什么样子你也是知道的,谁知如今会这样?若不是为的咱们青格儿着想,我这个做阿玛的能为她做这番筹划吗?我会把她往火坑里推?”

又劝慰道:“再说,你当青格儿是好欺负的?他们两个年纪都还小,年轻气盛,哪有不吵架的?”

见着他软下来解释,大福晋驳斥道:“我担心多余?他们还小?都二十几了还叫小?他能把他的皇父摄政王从坟里挖出来碎尸万段,我看他非但不小,能耐也大得很!”

吴克善也并非听不进去福晋的话,沉闷了半晌,道:“去了总比不去好,天高娘家远,青格儿在那里势单力孤,我去了解一下具体情况也好定夺!”

大福晋这才放心,道:“那日中秋家宴上,我看着福临的眼睛,一刻也不曾在那董鄂妃身上移开,咱们青格儿呢?尽心尽孝,陪在她姑姑身边,却备受皇帝的冷落。这种大场合他都懒得装出龙凤和鸣的样子给天下人看看,可见内心得是对咱青格儿多么抗拒?那平日里,青格儿岂不是更加备受慢待?”

吴克善点头应着,差人将赴京的事提上日程,又叫人书了信送回去,做好进京的准备。

做好了这些准备,却对福晋道:“你上次回来就大病一场,这次硬撑着去,怕是撑不住,我会及时送信回来,你便不要去了。”

大福晋最怕舟车颠簸,那日去一路上差点把肠子吐出来,这次再去恐怕真的不知道要折腾出什么事来,便也应了。

京城皇宫内,景仁宫比往常冷清了许多,桌子上的果仁粥已经凉的结了层皮,还是一动未动,孤零零的摆在那儿。

寂静衬的屋里空旷旷的,只有炭火在滋滋呀呀的响。

孟古青斜躺在床上,衣服也懒得换,两眼直勾勾盯着床幔,百子图上那些小人似乎活了似的,一个个栩栩如生,却莫名的透漏出无限的荒凉。

“我把粥热热,娘娘喝点吧。”丫鬟道。

孟古青摇摇手,依旧以不变的姿势呆呆的斜躺着。

自从罚禁宫女这事又惹了顺治生气,被停了中宫笺表之后,她做什么事都没心情。

父亲认准了爱新觉罗家族出英豪,非让自己嫁到大清来做皇后,可是来了之后,每日都像在渡劫。

在达尔罕王府的时候,她自由自在,想说什么说什么,想做什么做什么,从不必看别人的脸色行事。至少阿玛和额娘是真心护着她的。她从未曾知道,责骂奴婢也得掂量着来,做什么小事都得有所顾忌。

处处拘谨,处处忍让,这哪是她的性子?

再这样下去,闷都要闷死了!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