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王师三国》

  • 作者:楚行者
  • 主角:曹操,徐荣
  • 推荐:569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6-30 08:23:55

《王师三国》 内容简介

火爆新书《王师三国》是楚行者墨下的一本历史类型的网络小说,本网文的光环人物曹操,徐荣,主要章节节选:董卓兵败,正是联盟进军的好时候,然而正如童珂所说,诸侯勾心斗角,都指望着别人多消耗一点,自己则更壮大一些。曹操虽然也知道,可此时的曹操尚有一心报国的愿望,于是独自带兵追击,但曹操兵马太少了,而且董卓虽

《王师三国》 章节试读

董卓兵败,正是联盟进军的好时候,然而正如童珂所说,诸侯勾心斗角,都指望着别人多消耗一点,自己则更壮大一些。

曹操虽然也知道,可此时的曹操尚有一心报国的愿望,于是独自带兵追击,但曹操兵马太少了,而且董卓虽然败了,但实力还在,听从李儒计策,留下人断后埋伏。

曹操倒霉啊,正巧就碰到吕布,两军就打起来了,夏侯惇迎上吕布,但战没几回合,李傕引军从左侧杀出,曹操让夏侯渊迎敌,但此时右边有来一队人马,为首正是郭汜。

这就打不赢了,于是曹操就开始往荥阳方向跑,跑到一荒山下,正要埋锅做饭,忽然李儒安排的伏兵,也就是徐荣杀出,徐荣弯弓搭箭,一箭射中曹操肩膀,曹操戴着箭跑,却被伏兵再伤战马,曹操翻身落马,被这俩士卒给生擒了。

这俩士卒见是曹操,兴奋得不行,这下发财了,但没想到忽然一人引一骑冲出,将二人斩落。

曹操一看,是曹洪,但没有劫后余生的喜悦,因为没有马,跑不了,所以曹操就让曹洪自己先走,但曹洪让曹操上马,说:“这世上没有我可以,但不可以没有你曹操。”

曹操也不矫情,赶紧上马,但跑没一会儿,前面竟然是条河,曹操心想,完几吧犊子了,看到后面徐荣已经追了上来,正要搞死自己,顿时就放弃了:“今葬身此地啊。”

忽然侧面杀出一人,白马银枪:“曹公勿忧,云来助你!”

曹操见这造型,忽然想到一人,那日汜水关下两军对垒,却来去如风的银甲小将常山赵子龙。大喜:“天不亡我!”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脱口而出这四个字,毕竟对方是一队兵马,而来救他的就一个人,可就是在那看到这白袍小将的一刹那,他觉得自己死不了。

徐荣哪里管他,长刀直取曹操,只见赵云弯弓搭箭,便听见弓弦“蹦”的一声,利箭呼啸而过,竟然一箭射中徐荣手臂,伴随强劲的力道,徐荣的大刀完全被打偏。

徐荣疼得大叫,但这还没完,赵云此时已至徐荣身前,一枪捅死徐荣。

徐荣军见主将已死,有些心慌,但徐荣副将却立刻说道:“不用惊慌,他只有一人,我们一拥而上杀了他。”

但赵云挺枪立马,傲然而视:“不怕死的,放马过来!”

曹操就在赵云身后,只觉得这修长的身躯竟如此伟岸,不敬感叹:“我本以为吕布当天下第一,不想此处竟有人有过之无不及。”

又听喊杀四起,曹操一惊,赵云微微皱眉,但还好,这次是夏侯惇夏侯渊赶了过来,于是一众人马护着曹操逃离。

狼狈不堪的曹操一回河内,先大谢这些救过他的将军,尤其是对赵云:“多谢赵将军救命之恩。”

赵云:“讨伐董贼,各路诸侯勾心斗角,各自猜疑不愿出兵,唯独曹公为天下计,兵马虽少,却敢独自追击,子龙佩服,能助曹公,是子龙的荣幸。”

曹操叹息:“唉,可惜我兵马不足,吃了败仗,让董贼跑了。”

“胜败乃兵家常事,曹公勿扰,董卓迁都,烧杀劫掠,已是天怒人怨,如今兵败,成不了气候,然经此会盟,诸侯却结下仇怨,天下已乱,曹公可回河内,养兵蓄锐,发展农商,壮大实力,再图安天下计。”

曹操眼前一亮,此人不仅武艺高强,竟还有如此眼光,真是不可多得的英才,以至于他不禁有些担心,问道:“如此,赵将军可否与曹某供图大业?”

赵云拱手行礼:“赵某正是来助曹公的。”

“哈哈哈……我得子龙,何愁天下不定?”

赵云没有因为这句吹捧就沾沾自喜,反而说道:“主公,我还有一是相求。”

曹操立刻说道:“不说一件,一百件我也答应。”

赵云说道:“我有爱妻,希望能随军伴我左右。”

曹操一愣:“子龙竟要带着爱妻,想必也是非常爱惜自己的妻子的,可要知道,行军打仗,又苦又累又危险,子龙不怕娇妻身陷险境吗?”

赵云叹了口气:“不瞒主公,我与红儿是路上结识的,尚未有家安顿,而且红儿坚持要伴我左右,我也舍不得红儿。”

曹操笑道:“哈哈哈,原来是新婚燕尔,无碍无碍,以将军之力,定能护得娇妻周全。”

再说童珂,拖家带口,浩浩荡荡一队人马往襄阳方向去,蔡邕醒来时,已经离洛阳十万八千里,反正我不给你马车,有本事你自己走回去。

旅途漫漫,是感情最容易升温的一种情景。

“昭姬姑娘,下车吃点热食吧,一直啃干粮对身体不好,我看到不远处有条小溪,于是弄了两条鱼,亲自下厨,做了盘红烧鱼,也算是开开荤。”

蔡琰撩开车帘,惊讶的说道:“先生亲自下厨?”

童珂笑道:“是啊,杨大叔的厨子还没学这道菜,只会煮鱼和烤鱼,所以我就亲自来了。”

“这可如何使得?您是读书人,怎么可以下厨呢?”

童珂摆摆手:“没关系,读书人也是人,有点烟火气,更有人情味,再说了,读书人读书为了治国安邦,老子也说,治大国若烹小鲜,可见这烹煮食物之中,亦有大学问啊。”

“强词夺理。”车上蔡邕冷哼道:“君子远庖厨,煮个菜能有什么学问?你治理过国家吗?就敢将治国与烹饪做比较?”

童珂恨不得把这些老顽固全都吊起来打,固执己见,坐井观天,还老是出来搅屎,童珂心想你既然要装逼,小爷就成全你:“您也从未下厨,又怎知道不是如此?”

“烹煮这两条鱼,我首先要掌控火候,不敢有一丝马虎,若烧得久了,鱼易焦糊,若烧的不足,鱼易夹生,调料也要掌控,何时放盐,何时放酱,放多少?我都要了然于心。”

“不仅要了然于心,手上更要掌控得度,放多了,味重,反之则淡。”

“更要知道食客口味,若重则多放些许,若淡则少放些许,如此,方能让食客满意,让此鱼发挥它作为一道菜最大的价值。”

“伯喈先生,您再想想,这治国是不是这般?统筹兼顾,不可有丝毫懈怠,了解民情,了解时局,知道何时用严法,何时要体恤百姓,何人能用,何人要远离,政策如何实施,何时可实施,哪些法度何时需要改进,哪些又需要剔除,更要知道,针对哪些问题,要做出哪些判断和解决方案。”

“您说,小子说得对否?”

蔡邕愣了愣,气愤的拉上车帘,一旁的蔡琰有些尴尬,自己的父亲被别人反驳的哑口无言,自己却帮不上忙,最后只能说道:“父亲车马颠簸,加之年纪大了,受不得这长途跋涉,难免心中有些烦闷,先生莫要放在心上。”

童珂笑道:“无碍,只是这鱼,再不吃就凉了,你快端过去吧。”

蔡琰犹豫了一下,还是端了过来,微微欠身:“那便多谢先生了。”

童珂:“不客气,对了,一盘菜吃着腻味,这样,我再去给你做几道菜。”

蔡琰正要拒绝,但童珂已经离开,看着童珂的背影,蔡琰越发对童珂好奇了,一个能在治国安邦上把父亲说得哑口无言的人,一定是个学富五车的人,而且听说那天他劝父亲不要去长安时,显露了过人的远见和智谋,甄宓还说他精通音律。

可这人却喜欢下厨,还做过跑到别人家后院绑架的事。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实在太奇怪了。

材料很好办,现在银币海了去了,买点蔬菜鲜肉完全没有问题,做了很多,于是童珂招来同行的十几人,其中自然也包括蔡府的家丁婢女。

这些清苦人家的人哪里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就连蔡邕也是没有吃过的,所以一个个都狼吞虎咽,但最后依旧意犹未尽。

吃过之后,队伍没有急着走,但童珂希望甄宓不要吃完之后就坐着,容易长胖,虽然这个时代长胖很难,因为很多菜是没有油水的,而且每天只吃两顿,朝晚两顿。

但现在甄宓是按照自己后世的习惯在生活,每天三餐必然会给甄宓安排,她在长身体嘛,而且还是吃的童珂亲自做的,偶尔还要给她买点零食吃,所以童珂要让甄宓养成热爱运动的习惯。

于是和往常一样,童珂带着甄宓去周围走走,但这次,童珂却背着一把吉他,甄宓一看,这把吉他好像就是之前在甄府她学的那把,还以为童珂那天跑出来的夜里,在帐篷里休息的时候,童哥哥又跑回去把吉他偷回来了呢:“童哥哥,你怎么把那把吉他带出来了啊?”

这哪是那把吉他,这是童珂又买了一把一模一样的,而且还就是今天买的,童珂自然不会说实话:“因为你不是要学吗?这学吉他是个长期坚持的过程,要持之以恒,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所以那天夜里你们睡了后,哥哥就回去把吉他偷了出来。”

“童哥哥好厉害啊,可为什么在去洛阳的路上,哥哥不拿出来啊?”

“那是因为……”童珂想了一下借口,没想出来:“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咱们去那边小溪旁练习,好不好?”

“好啊好啊。”甄宓也没有非要知道,她久违的吉他现在拿出来了,她还想给蔡琰看呢,之前就说好了,于是跑到蔡琰那:“昭姬姐姐,你快出来,我有一件好东西给你看。”

蔡琰撩开马车车帘,见是甄宓,温声说道:“宓儿要给姐姐看什么啊?”

甄宓一把拉住蔡琰的裙摆:“你过来就知道了。”

见到童珂手中拿着一个类似琵琶的东西,也是好奇,但忽然想到,之前甄宓说的吉他,于是问道:“这就是宓儿跟姐姐说的吉他吗?”

“昭姬姐姐好聪明,我还没说,你就猜中了。”

蔡琰笑了笑:“那宓儿会弹吗?”

甄宓羞涩的说:“这个…还不会,但童哥哥会,昭姬姐姐可以听童哥哥弹。”

蔡琰望向童珂,发现童珂也在看自己,不禁又颔首低眉:“求先生赐曲。”

这娇羞的模样,让童珂差点痴了,人间极品啊,幸好反应过来:“不敢,我们去那边小溪旁吧,正好我要教宓儿。”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王师三国》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