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你好,请将我遗忘》

  • 作者:时之禄
  • 主角:叶诺,余勇
  • 推荐:156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6-29 12:11:00

《你好,请将我遗忘》 内容简介

光环人物叫叶诺,余勇的小说是《你好,请将我遗忘》,它是作者时之禄笔下的一本浪漫青春新篇,精彩内容:或许就是太出人意料,就连叶诺都愣在了原地,一时间,所有的人都迷惑了,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一会儿又平静如斯。这季娆,怕不是学表演的吧?但是有再多的疑虑,都没有人敢再说出口。季娆的牙尖嘴利在方才大家都已经

《你好,请将我遗忘》 章节试读

或许就是太出人意料,就连叶诺都愣在了原地,一时间,所有的人都迷惑了,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一会儿又平静如斯。这季娆,怕不是学表演的吧?但是有再多的疑虑,都没有人敢再说出口。季娆的牙尖嘴利在方才大家都已经见过,也就张山峰这种有些冲动、又觉得哥们儿义气大如天的人才会这么冲动且没有脑子。

“小老头呀,你这一句话可真是问到点儿上了。”季娆再开口,眼睛弯起来,似笑非笑。所有的人都因这一个笑容有所不安,叶诺更是有捂住她嘴、不再让她讲话的冲动:“正好,这三年可把我憋死了,你们既然问,那我就好好给你们讲讲。你们,敢听吗?”

虽然是坐着,但那气势却像她站在顶端,低头俯望所有人。季娆说完话,也不看其他人,目光从叶诺身上转移到张山峰那里,钱泠泠心中一慌,捉了张山峰的手。而此时此刻,张山峰有一种芒刺在背的感觉。尤其是那一句小老头,再没有平常开玩笑的样子,也不是一本正经,却让人觉得心中发凉。兴许此刻缩一缩会更好,但张山峰最终梗着脖子接了话:“有什么不敢听的?不要觉得你多在理,不说别人,你说服不了我,我也……”

“你也?啧,也什么?也不依吗?小老头,你可千万不要逗我发笑!”张山峰话并没有说完,就被截断了。对上季娆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张山峰忽然意识到了自己到底是哪里说错了:“先不说你这话说的跟女生似的,不对,女孩子都不会这样讲话!好了,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张山峰你告诉我,你不依有什么用?他叶诺不依,也改变不了我的决定。对,我也不指望能说服你们,毕竟……你们今天到这儿来坐着,就是一丘之貉罢了。我甚至可以想象,但凡今天劝我的人,必然是站在他叶诺的角度思考的,所以说不说服你们对我来说什么意义?”

钱泠泠觉得今天自己过来可能就是个错误,她以为这两个人只是单纯的吵了一架需要人劝和,就像是过去一样。但却没有想到,季娆的表现是没有任何犹豫的,她是真的做了决定。不由得,她看看张山峰又看看季娆,内心像是在做什么挣扎——这个局,于她两难。

“娆娆,不管你怎么决定,我今天想听原因。”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钱泠泠开口了,是一种很客观的语气,就好像她只是想要知道事情发展到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许是与神经粗细多少有些关系,男孩子们以为钱泠泠以退为进,便纷纷点头附和,女孩子们却奇怪着她的改变。

而季娆,却忽然沉默了。

真的让讲,其实也不知道该从什么时候讲起。从一开始的就不让公开,到后面的强行改变,冷战、疏离,一次次地不断低头……季娆忽然间感觉这段恋爱带给自己的更多的是痛苦,她似乎每天都在重复着这样一个噩梦:早上开开心心地去见男朋友,打了招呼,各自上课;中午吃饭的时候,吃着吃着就吵起来,自己哭着,他却从来一句话都没有;下午如果有课就去上课,没有就各自忙各自的工作,不会一起出游,不会一起逛街压马路;晚上或许还会争吵、或许一起打打游戏,但他从来不会关注,你吃饭了没有?你今天是不是难受?甚至有一次她吵架吵着赌气,说自己并不饿,叶诺就真的抛下刚考完试头还发昏的自己,一个人离去。

这些话该怎么说呢?季娆真的不知道。

“叶诺,我问你一件事情:你真的考虑过我吗?我哪句说的是真话?哪句说的是假话?我什么时候想让你抱抱我?这些都算。”各种各样的念头划过脑海,开口时季娆面带苦笑,提出这样的疑问。

叶诺不曾想,在讲述之前她会先问自己问题,稍微愣了一下才点头,随后才开口:“我想过,我每天都在想,可是我好像从来都分辨不出来。我每次都以为我距离你的世界近了一点,然后,发现其实这才是更多未知的开始。你读的书、看的节目、听的歌,还有更多其他的东西,都和我完全不是一个世界。我追着你在跑,却怎么都追不上。”

“所以,我可以理解为:现在的你,仍然不了解现在的我,是吗?”这一句话可以说是很尖锐,季娆根本不在乎眼前人是否难堪。

“季娆你不要太过分!人与人之间相互的了解,本来就是逐步递进的,谁短时间可以了解另一个人的全部?现在你都已经不给他了解你的机会了,你这样问,不大厚道。”这一次,开口的不是张山峰,而是余勇。或许,和其他的几个人不同,余勇实际上是个浪荡子,他的性格接近季娆反而要比接近叶诺多的多。他也一直觉得,季娆带给叶诺的变化是很大的,说不上是为两个人的爱情考虑,他只是觉得季娆可以让叶诺更好。既然可以让他变得更好,又能成全兄弟的爱情,有什么不可以呢?所以这一句话,余勇就像是掐着季娆言语的漏洞,他只是想要逼迫这个骄傲的女孩儿呆在叶诺身边。

但季娆始终是一副不慌不忙的姿态,没有回答余勇的话,却反而看向魏清漾,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清清,勇哥常日里对你的行为举止、心态变化完全不了解吗?”看着魏清漾摇了头,季娆才又对着余勇说道:“勇哥,一如你所说,人与人之间需要磨合,这个过程必然是磕磕绊绊的。清清和你亦然,你们两个人对对方虽然不是完全了解,做不到一个眼神,一个表情就知道对方想要做什么;但是多少要懂一点的。比如说清清今日难过,你必然托朋友带零食上去给她;又或者说你今日生了气,清清虽然不会劝你,但是会一直陪着你,直到你放下心结。”

“这些都是要磨合的,清清和我也磨合了很久,肯定谁都不是第一天就能做到。你总得给叶诺时间,再让他多了解了解你吧?”余勇听见季娆这么说,便想着趁胜追击,能在这个时候说妥当了,自然是最好。很显然,周围其他人也是这么想的,在季娆背后,张山峰还向余勇比了大拇指。

“是的,勇哥你说的一点都没错。但是勇哥,清清和你做到这个程度,你们两个人磨合了多长时间呢?我记得是一年吧。可叶诺和我,我们两个人已经在一起三年了,可能还不到,但也差不了多少了。三年了,他不仅没有了解我的一些习惯,反而觉得我离他越来越远了。这证明了什么呢?”仍旧是平淡的开口,像是不气不恼,语调也没有丝毫的起伏。只是,下一秒钟骤然绽放的笑容,随后脱口而出的问题,再一次让周围所有的人陷入了寂静之中。

“我季娆,难不成就比清清多个三头六臂,让人这么难理解吗?”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