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穿越田园: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 作者:阿狸小五
  • 主角:陈氏,刘策
  • 推荐:776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6-27 20:01:56

《穿越田园: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内容简介

优质小说《穿越田园: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由阿狸小五最新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故事,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是陈氏,刘策,设定扣人心弦,不容错过。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刘成逃跑事件最终走向谁也没有料到,哪怕是林玉也没想到她会在当中扮演一个这么重要的角色。小陈氏在众口铄金下,不论她怎么否认,是她挤人最终酿成陈氏卧病在床的事实已被定性。陈家人来势汹汹,走时却如过街老鼠。

《穿越田园: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章节试读

刘成逃跑事件最终走向谁也没有料到,哪怕是林玉也没想到她会在当中扮演一个这么重要的角色。

小陈氏在众口铄金下,不论她怎么否认,是她挤人最终酿成陈氏卧病在床的事实已被定性。

陈家人来势汹汹,走时却如过街老鼠。

至于小陈氏那笔刘成欠款,这时不用她提,便也有人帮她记起。伤了人母亲,没道理不给赔偿,就算是亲姐妹,也得给个说法。

在村长和刘三叔以及众位村民的见证下,小陈氏签下同意书,作罢再向刘成讨要还钱一事,而刘家也不能再就着此事对小陈氏讨要补偿。

事情看似得到了圆满的解决,但这时候关于陈氏的照看,变得更加复杂。

作为亲儿子,原本在分家时答应照顾陈氏的刘秀此时却变了卦,说什么也要将人推给老大刘策。“我家有两个孩子,其中一个才刚满一岁,再加上二哥走的时候将儿子扔给我,我和媳妇哪有时间再照看娘。大哥就不同了,田地还不用担心,又是刚成家,没有孩子要操心,由他照顾最合适。”

刘策皱眉,这结果他也真没想到。“我家就三间茅草屋,哪有多余的屋子给她躺?”

刘秀被问住,他家屋子倒多,可他娘现在又不能干活,还每日要废药钱,他怎么能将她抬回家去照顾,他媳妇知道还不得说他。“那你可以住二哥的房子,不,是大哥你的房子照顾娘。”

看热闹的人早散了,这时也就村长和刘三叔还在这,听着刘秀的话都摇摇头叹气。人老到了都是遭人嫌的,只是这么直接地看到这场面,作为老一辈的他们,难得产生共鸣。

村长以一副不可更改的语气直接宣布:“陈氏还是归给老二刘成,但介于刘成不在家,陈氏暂时交给老三你照顾,此事就此定下。不过陈氏所有药钱,你和老大两兄弟一人一半。”

刘老三看着刘三叔,也是一副认同的样子,彻底没了脾气,认命道:“那我娘什么能醒,我现在就得把她带回家去吗?”

难得与这村长产生默契,两人都不想再在这家里待下去,刘三叔顺口道:“赶紧带她回家照顾,她这样子能不能醒就看这两天了,要是一直不醒,那……”

他没说下去,此时陈氏恐真难醒过来,在这档口让人准备后事,他说不出口。

……

到底陈氏还是留在了老屋,刘秀本来去请人将陈氏抬回家去,可他媳妇知道此事后,说什么也不让一个快要死的人进家里。

村民可没有闲心再去瞧热闹,这时候都忙着商量自己家分家的事。

村长也不得闲,自从宣布分家新令,除了刘家,村里又出现几家人分着分着就打起来的事。他这会儿忙的脚不沾地,哪有闲工夫再管刘秀有没有将陈氏接回家去养病。

“大哥,你就行行好,帮帮我去照顾我娘吧!她也是你娘啊,从小将你带到大,你去照顾她,不过分吧。”刘秀顶着媳妇的压力,只能来求他这大哥。

刘策夫妇俩此时正在院旁忙着倒腾他们前不久才买的荒地,原来林玉从刘策口中提前获悉新令的内容后,联想到分家后紧接着就是村里人大面积买宅基地,所以她赶在村长宣布消息前,让刘策去买下他们家院旁边的一部分荒地和竹林。

村西草屋左边是村子,右边有将近五六亩左右的荒地和浅滩,再过去才是渭水湖。

不想被人左右夹击,两人也都是喜静的性子,所以干脆连着屋后的小竹林一起买下。荒地可以开垦出来种点菜,竹林则可以围起来收成竹笋,环境上也清幽许多。

两亩荒地加上小竹林,总共七亩三分地,刘策是按宅基地方式买下。

当时村长有些不满,但得知两亩荒地紧挨着村西湖边,加上大多是只要一两银子一亩的竹林,便也很高兴地写好字据,直接算七亩。以宅基地一亩二两银子收钱,共计十四两。

早在家时,他们夫妇便算过,两亩荒地要八两银子,竹林五两银子,加起来是十三两。

半路,刘策突然决定按宅基地买,想着不过差一两银子,还省去每年交税赋。

借着此事为由,刘策也顺道和村长商量了一下开祠堂分家的具体事项,为此他还给了村长一张狐狸皮作为报酬。

待他回来,得知他将竹林和荒地作为宅基地买下时,没想到林玉高兴地跳到他身上,一个劲去亲他。

刘策当场就感觉身上冒出一股邪火,二话不说打横抱起人去卧房,一直到月朗星稀,房间的动静才小下来。

……

“不是我不帮你,是我和玉儿也没法帮你,你看看我们现在都忙成什么样了,哪有时间再去照顾病人。”

其实要去照顾陈氏,刘策万分不情愿,但受过四书五经的熏陶,他也不是不可去照顾陈氏。只是昨晚媳妇的话还言犹在耳,他今日才不能应下此事。

昨夜夫妇二人从老屋回家,就私下商议过关于陈氏的照看。

林玉也不是心狠之人,看着陈氏那样,就算对她曾经对刘策纵有万般不是,她也没法做到像张老汉对小陈氏那样,撩挑子不管。

可现下陈氏病情不稳,说句不好听的是死是活还未可知,如果她和刘策冒然接下这摊子,而陈氏又没熬过去,那到时候作为本来就和陈氏有嫌隙的非亲生子,他们哪怕问心无愧,也挡不住大家的无端揣测。俗话说先小人,后君子,她和刘策现下是不能接下这事。

而刘秀就不一样了,哪怕陈氏在他的照看下真有个万一,也没人会说他这亲儿子的不是。

刘秀见大哥不假思索就说出这话,也知道这事儿怕是他再怎么求,也改变不了。垂头丧气地离开村西草屋,这大哥他是不打算认了。

看着刘秀离开,刘策忍住上前拉他的冲动,这一生他亲情缘浅,哪怕付出再多努力,也是徒增伤感。不如就像现在这样,两相厌恶,免得再抱有期待,而后更添失望。

林玉适时握住他的手,靠在他肩上道:“刘大哥,我们可以多补贴点陈氏的药钱,也好让你弟弟宽心。”

“不用了。”向来亲缘薄,何必再徒劳。

……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