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咸鱼求道》

  • 作者:咸鱼闭关
  • 主角:何福,华山派
  • 推荐:405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6-27 17:06:29

《咸鱼求道》 内容简介

经典辣文《咸鱼求道》是咸鱼闭关所编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网络故事,本故事的主人公何福,华山派,精彩内容:嘉靖元年就在大明版的反腐行动浪潮中过去了,以杨廷和、毛澄大礼议失败朱厚熜胜利而告终。同时朝中大臣清空一大部分,朱厚熜趁机提拔不少有能力名望高的大臣入京,平宁王有功的王阳明、被正德贬黜京的杨一清,开始在

《咸鱼求道》 章节试读

嘉靖元年就在大明版的反腐行动浪潮中过去了,以杨廷和、毛澄大礼议失败朱厚熜胜利而告终。同时朝中大臣清空一大部分,朱厚熜趁机提拔不少有能力名望高的大臣入京,平宁王有功的王阳明、被正德贬黜京的杨一清,开始在朝堂上压制杨廷和、毛澄等人,逐步掌控朝政,皇帝权威开始逐步加深。

嘉靖二年,何福转任司礼监秉笔提督御马监,开始整顿个京营,东厂被何福交给了他提拔的毕云。毕云在何福手下一年多时间分管京城,大力整顿治安,京师社会秩序良好,办事清廉、为人勤劳谨慎,被何福看上推荐给了朱厚熜。

嘉靖二年春节,朱厚熜召见勋贵和勋戚,留下了英国公、成国公、定国公,提出要五军大都督配合御马监提督何福整改京营。几个国公都是人精,虽说土木堡之变、英宗复辟,勋贵势力大减,毕竟树大根深,京城一点动静绝对满不过有心的勋贵,嘉靖元年反腐出自何福的手,他们自然都清楚,连忙表示一定配合,这对勋贵也是有好处的。

三年时间内何福配合朱厚熜拿走了吏部的军队考功司和兵部的武选司到五军大都督,改五军大都督为军机处,由皇帝直辖。同时指点朱厚熜完善内阁制度,内阁也进行了改革,到了嘉靖五年内阁制度才正式有模有样:有名称、办公地点、下属人员,内阁的所有大学士级别就从原来的五品或六品提升到了一品,比所有的五府六部官员们级别都高,兼管六部。

嘉靖六年正式形成内阁、军机处文武分治,天下也开始传朱厚熜有明君之姿。

嘉靖七年九月辛卯日宫内朱厚熜和怀孕的皇后带着一大票妃子吃饭,饭后张顺妃、方妃给朱厚熜进茶,温饱思淫的朱厚熜手脚不老实,拉着两妃手调戏,陈皇后正怀着孕,看着这一慕后耍小性子,扔了茶杯,直接赌气回宫了。朱厚熜大怒,这些年在何福的帮助下除了刚坐皇帝时受到大臣刁难和试探哪儿受过气,直接发了脾气,陈皇后直接被朱厚熜王霸之气给吓住了,动了胎气,唬的朱厚熜也慌了身,这些年他还没有子嗣,私底下已经有不少流言蜚语了,直呼:“快找何大伴!”

何福军改完毕后功成身退,御马监交割给孙洪,住进阔别了二十年的印绶监小院,一时感叹屋在人非,时间真是不留情啊,又种起了葵花,读书、琴棋书画学习、颂道藏,日子过的平凡又有滋味,怡然自乐。朝堂上朱厚熜已经掌握了局面,何福就开始退隐宫内,但是谁也不敢忽视。

传旨太监到后,何福飞快的赶了过去,一整忙碌后为皇后安置好胎气,朱厚熜一颗心也就放了下去。

“多亏了大伴啊,有大伴你这个神医在,朕也安心了!”朱厚熜一脸的唏嘘。

“陛下最近松懈了不少,大明现在还不是松懈时候,该整治私盐了,日后陛下手握盐利、军队,北边的鞑子也该打打了!”何福忙完后对朱厚熜进言。

坤宁宫宫内何福入住了,开始注意朱厚熜身体和后宫皇后皇妃安胎情况,有何福这个大神医在,朱厚熜安心不少。宫外从长芦盐场开始,京营在这些年东厂、锦衣卫的撤查情报下,开始血雨腥风的对私盐军事上打击,官场上、勋贵、勋戚风雨飘摇,不时就有消息传出有人巨贪被下大牢,勋贵、勋戚被皇帝训斥。

嘉靖八年,朱厚熜嫡长子朱载基出生,天下大庆。随后二子朱载壡、三子朱载垕、四子朱载圳逐渐诞生,在何福的精湛医术下,皆活的健健康康,母子平安。

嘉靖十年,完成了食盐司组建后,钱粮充足朝廷复河套,总督陕西三边军务的曾铣三战三捷,复河套成功,鞑子主力殆尽,朝廷恢复了唐时安西都护府,设郡县,大治河套。

嘉靖十五年,治理消化完河套后,在何福提醒下朱厚熜目光针对上东北关外,大军压境,尚未有一统关外民族皆臣服,设省郡县,筑城承德、四平、丹东,逐步开疆扩土筑城移民实边,渐渐有了东北粮仓美称与江南齐名,朝廷实力大增。

嘉靖二十年,朱厚熜和何福一阵密谋后,以云南黔国公例仿宗周分封诸王镇守边疆,朝廷对各地封王换封地。朝廷出兵帮各个换封地王爷打封地,王室出军费,虚王变实打实的王爷,各地王爷不但自掏腰包还不停给朱厚熜送礼,都想出去当土皇帝,一阵操作后,长达十年的换封地后大明境内再无封王,都去边疆开拓去了,版图之大早经超越开国之初,大明已有中兴之相,赶超汉唐了。

嘉靖三十五年,何福听到下面小太监报告说华山内部大火拼了,只剩下岳不群、宁中则等大猫小猫三两只,一阵恍惚,才发现不知不觉已经穿过来六十多年了。

“没有指使东厂和锦衣卫进行挑唆啊,华山还是火拼了,与其说剑气之争,不如说权力之争啊,华山参悟残缺的《葵花宝典》还是有收获的,气宗岳肃还算没有白看,领悟了一门《朝阳一气剑》,这些年种葵花,领悟了朝阳意境,混阴阳入了先天,也是该出宫逛逛了。”何福想了想当即向朱厚熜请假,一身道士打扮出宫,直奔华山而去。

何福悄无声息上了华山,此时华山刚刚火拼完不到七天,华山派驻地一派萧条,白布、素衣、花圈、白纸黑奠。灵堂内,左边站着气血败退,受伤严重、咳嗽不断的华山派掌门宁清羽,眼神下垂沉默不语二十岁青年的岳不群、默默垂泪十六岁的宁中则。右边站着三个十七八岁的青年满脸怒气剑宗弟子,眼神红肿恨意冲天看着左边的三个。

“你们三个立刻下山,华山派日后再无剑宗,今后只有气宗华山派!”宁清羽一边咳嗽,一双眼神空洞的望着灵堂,一边对封不平、成不忧、丛不弃吩咐道。

“以后你们走你们的阳关道,我们过我们的独木桥,师弟我们走!”说完后,面无表情的封不平拉着愤愤不平的成不忧、恨意满脸的丛不弃,直接转身离开灵堂,收拾了一下行李,头也不回的下了华山。

“师父,他们三个可以留下的,现在的华山...”沉默不语的岳不群见封不平人走后开口了,还没有说完就被宁清羽打断了。

“剑气之争总得有个结果,一切罪在我,祖师地下怪罪也有我担着,华山派今后就交给你了,记住了不群,日后只有气宗华山派!”宁清羽双眼流泪,说完后,满身萧瑟,步履蹒跚的离开灵堂。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咸鱼求道》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