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世家三代录》

  • 作者:zotman
  • 主角:安玄,田荣
  • 推荐:598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6-26 20:02:00

《世家三代录》 内容简介

有很多网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世家三代录》的小说,是作者zotman原创的古代言情佳作,作品的情节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加入书单,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网络故事。要说长孙家玄和张膺,那是性子就是直来直往,那也是,他们都有这个底气,不收礼,不受贿,所以呢,说话直接矛头直指,客气也不带客气的,话是直接指向许氏了,这整的许氏还有鸢城同僚们可是很不开心啊,这夜里呢,鸢

《世家三代录》 章节试读

要说长孙家玄和张膺,那是性子就是直来直往,那也是,他们都有这个底气,不收礼,不受贿,所以呢,说话直接矛头直指,客气也不带客气的,话是直接指向许氏了,这整的许氏还有鸢城同僚们可是很不开心啊,这夜里呢,鸢城的一家小妓院,那就是一个歌舞升平,里面这些鸢城同僚们就在聊天了,许仑说

“哼,这个长孙家玄,以来就查我?咱桓大公子的人都是这么好查的吗?他就是这个!”

说罢,把棋盘里面的小卒一拍拍到了棋盘中间去。

这会呢,长孙安玄也是到达了连城的衙门了,不过有意思的是,长孙安玄和他的哥哥一样,从后门走了进去,这次,安玄比较麻烦,他没有助手了,为啥安玄也选择走后门呢?他大概知道,田荣会在连城的正门,摆点赃物作为礼物,送给他,因为田荣知道他自己的性格是怎样的,比较喜欢钱财,这样一来,可就不好了,田荣一听,天啊,长孙安玄已经到了衙门了,只能把礼物撤了,和同僚们去见见长孙安玄。

这下子安玄升了一级,当了这个监御史,不过是暂时的,那他现在在衙门里见到了这个田荣,就笑着走了过来,说

“哎哟哎哟,五年未见啊,田大人。”

一见面,就握手,说

“唉,田大人,要不是当初您在津辽多多照顾我,我长孙安玄哪里有今天啊?”

田荣一听,这个爱发脾气的长孙安玄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其实呢,人有所不知,长孙安玄的性格,谁最知道啊?那就肯定是他的妻子林倾弦了,这会呢,林倾弦抱着孩子在屋子里到处走,那薛烨和钟云夕进来了,林倾弦就笑道

“你们俩人玩的可真开心啊。”

薛烨就说

“唉,长孙大人去了连城办案了,你说可以吗?”

林倾弦笑道

“当然可以,薛烨,我跟你说,长孙安玄这个人,他就是个神经病,只要呢,没人去逼他,要求他,逼急他,他就不会发脾气,或者是乱来。”

这一边,连城的上空可是晴空万里,大地又是看起来青山绿水的样子,这里没有青山,倒是靠近草原了,一片绿油油的草地在连城一旁散布着,那田荣一听,那自然要行行礼啊?这长孙安玄呢,说话这么客套,如今都升官了,还这样。

安玄又对田荣说

“来,田大人,咱们请吧。”

安玄坐在上面,又说了

“田大人,我呢,也是听着上头的意见,这都护府,要我过来查一件事情,有些陶器啊,丝绸布匹什么的,突然没了账,这连城这边上交上来的数字和我们宣北府的实际统计得到的所得银两,不一致,劳烦田大人,看在晚辈的这点点薄面上,下下手,查查,肯定有些货物是遗漏,或者是没算上,到时候,我长孙安玄这个官不当便罢,可至少,我还是人家家的女婿,做做生意都是可以的,可我总不能误了您田大人的前程吧?”

田荣就说

“这宣北查账,可一直是很严格的啊?为什么还来这催呢?长孙大人,您有账单吗?”

长孙安玄笑着,把自己手里的账单拿了出来,就这么说

“田大人,是这样的,精制陶器,净获利二两,精制丝绸,从这里卖到北狄,可以净获利九两,还有茶叶,油,布匹等等,这些算下来,净获利也有四两了,宣北府要吞下四成的收益,也就是说,宣北府今年可以收入三十七万两银子,包括税收下来,正好够这宣北府四万大军的军需,宣北府军,那是父母百姓的子弟兵,要的钱少,吃点亏,认了,可总不能不给钱吧,这查账下来,还少了八千多两银子,唉,奇怪了,正好就在连城,那田大人,在下,就冒昧而来了,查办此事了。”

田荣一听,心有点点冷了,因为他贪了好几千两银子,他的下属郑意文也贪了千把两银子,这些银子不仅包括通商所得,还包括了通商后,应留给连城等地用来发给百姓,让百姓购买粮食等等的赡养银,这些赡养银其实相当于现在的扶贫金了。

长孙安玄又说了

“我也是难做啊,连城连城,连天之城,远在天边,可是呢,又要近在眼前啊,这离宣北府是有一段距离,我刚才意思是,宣北府军,是父母百姓的子弟兵,咱这些当子弟的,总得孝顺孝顺父母吧,不是么?要是咱看见养育咱们的父母们变成了这个样子,那宣北府的这些彪悍军人们,闹起事来,嚷嚷着要杀人了,我也管不住了,可是,总得让连城有点军队来看看啊。”

田荣还是很想保住这几千两银子的,就说

“长孙大人,我认为,这些年,因为和亲之事,连城缺了士兵将领来看守,依我看,很可能是路上有马匪,或者是流寇,劫了一些押运的银子,而且呢,下面有人瞒报,定是如此!”

长孙安玄伸了个懒腰,就看看案板上的茶杯,一打开,里面啥都没有,就说

“唉,你们这些个小的,怎么一点事都不懂,还不快给本监御史倒茶,快啊!”

长孙安玄又心想,这个田荣,真的是喜欢找人来给他背锅啊,但是话一明说,想弄弄他也难弄了,又是说

“马匪?流寇?田大人,宣北的律法可不是独立于朝廷之外的,他用的就是朝廷的律法,依朝廷律法,倘若有钱粮被劫,若是规定日期超过三日,钱粮不运抵指定地点,即可立案调查,可是,都护府这些天,没收到有关于各地钱粮被劫的消息啊?”

田荣一听,便说

“那这几千两银子究竟是何去处了呢?下官认为,需要速速查办。”

这心思很简单,反正钱全是我拿的,你就查吧,反正我把钱塞在哪里你也查不到!

长孙安玄就点头,说

“嗯,我看是,必须现在彻查,我还要去坯县一趟,去见见郑大人,看看郑大人怎么个说法,哦,对了,田大人,您要记得多多拿点钱财出来犒赏犒赏咱带来的这些宣北重骑,他们可是浴血奋战出来的英雄啊!”

这些长孙安玄带来的宣北重骑兵,其实就是宣北府内的股肱之人,是各大氏族最对宣北忠诚的精英士兵,同样,他们也起到了监视宣北异己的作用,可是,没几个人知道他们的存在意义,但是,长孙安玄知道。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世家三代录》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