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双殇劫》

  • 作者:拂暖
  • 主角:玉拂暖,凤拂玉
  • 推荐:488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6-25 12:02:24

《双殇劫》 内容简介

今天给粉丝们安利拂暖所编写的玄幻言情新书《双殇劫》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玉拂暖,凤拂玉两位天选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趣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屋内有阴气。”玉拂暖笃定地说。而她这个半吊子的都感觉出来了,身为除邪布阵世家的画千辰又怎会感觉不到。前几起案子,他们都没有亲自到过现场。唯一遇到的一起相似案子,还是模仿“午夜杀人案”谋财害命的。他们

《双殇劫》 章节试读

“屋内有阴气。”玉拂暖笃定地说。

而她这个半吊子的都感觉出来了,身为除邪布阵世家的画千辰又怎会感觉不到。

前几起案子,他们都没有亲自到过现场。唯一遇到的一起相似案子,还是模仿“午夜杀人案”谋财害命的。

他们错过了察看案发现场的最佳时间……

而现在不同,他们在案发后的第一时间来到了这里。阴气并没有完全散去。空气中还残留着一丝丝阴冷的感觉。

这种独属于黑暗的阴冷感觉,画千辰相信他绝对不会弄错。

“难道,真的如同传言所说……这是恶鬼作祟?”玉拂暖突然想到泊镇大牢发生的事。

“或许吧。”

画千辰从袖中拿出一个圆形的东西,看起来像是放大了的阴气指南针。指针晃动了一番,而后指向东南方向。

“往这个方向去了。要和我一起去追吗?”画千辰询问玉拂暖。

他来泊镇就是为了解决这件事。无论如何,他是一定要顺着阴气往下追查的。但是玉拂暖不同,她不是非去不可。

万一玉拂暖到时候出了什么事,他会心怀愧疚。

“去!”玉拂暖毫不迟疑。

她并非随意的做出这个决定的。只是她之前听倾君谈起过,阴气怨气越重的地方,出现鬼晶石的可能性越大。鬼晶石能帮倾君增长修为。多来几枚鬼晶石,说不定倾君自己就可以破开剑中的封印。

两人迅速循着阴气的方向跟了过去。

两人跟着那缕若有似无的阴气走了很久,最后走到了一条街道上。

朗朗晴天,本该热闹喧哗的街道此刻一个人都没有。四周只有两人疾行的脚步声。

走在前方的画千辰突然停了下来:“不对,我们好像走错了。这是一个阵法。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入阵了。”

画千辰看着安静的街道,眼中闪过一抹了然。

布阵的人很厉害,利用天时地利和四周景物布下这一个阵法。除非人走到了阵中,不然绝对察觉不到。那道阴气恐怕也是故弄玄虚,只是吸引他们步入阵中的一个引子。

只是……布阵的人是为了他,还是为了旁边这个人?

画千辰眼中有一抹深思。

他并不知道玉拂暖的身份,但这并不妨碍他对玉拂暖起疑。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看到鬼村的,更不是什么人都能活着从鬼村中走出来的。

他了解九城中所有的人物,可并没有听说过一个像玉拂暖这样的人。

如果说最初画千辰对玉拂暖只是感兴趣,那么自打玉拂暖从鬼村出来,他就十分好奇玉拂暖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了。正因好奇,所以他才会邀请玉拂暖一起探查泊镇的事……

“入阵?那么如何破阵呢?”

玉拂暖知道,如果这个阵没法破,他们就会一直被困在阵中。

“这个……暂时没有看出来。”画千辰摇了摇头。

作为画城少城主,他熟悉百种阵法。但也会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独门阵法他不知道。

就像是眼前这个阵法,他连听都没有听说过。以阴气为引引人入阵,可不像是活人能动用得了的法术啊!

画千辰看向手中的阴气司南,它依旧坚定不移的指着一个方向。

“跟着它继续走,看看我们到底会到哪。”

“嗯。”玉拂暖表示同意。

现在的情况,他们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穿过一条街,走进一个胡同。他们最后停在了一栋宅子前。而后,阴气司南便一动不动的指向前方。

“进去吧,不然我们破不了阵。”

画千辰说完这句话,主动拉住了玉拂暖的袖子。

玉拂暖:???

他拉我袖子干什么?

“咳……不要想多,这是以防万一,我怕我们一进去这个宅子,我们就会被打散。”画千辰看到玉拂暖一副遇到登徒子的模样,好心的解释道。

“嗯?哦,呵呵。”玉拂暖尴尬的笑了两声,笑完感觉自己更尴尬了。

她确实是想多了。

人家画千辰样貌才学家世要什么有什么,画城的未来城主,就算是公主都要下嫁。更不用提只要他愿意,会有无数的名门贵女蜂拥而至,哪里会轻薄她呢?

而画千辰的担心并非完全没有道理,哪怕他拉着玉拂暖的袖子,他还是和玉拂暖走散了。

推开沉重的木门,两人明明一起迈入,可是……

周围的场景在瞬息之间发生变化。当画千辰看清身处何处时,饶是镇定如他也忍不住吃了一惊。

这是哪里?这不是李四的家里吗?他就是在这里和玉拂暖一起追着阴气出了门的,怎么兜兜转转,他又回到这里了?

玉拂暖呢,她在哪里,他记得为了不和她走散,他还拉住了她的衣袖啊!

感觉到自己手中似乎攥着一个东西,画千辰忙伸手一看,只看到一块破布安静的躺在他的手心。

“凤拂玉不会出事了吧。”

画千辰想要再次循着阴气找到玉拂暖,却发现空中的那股阴气已经烟消云散,一点都察觉不到了。

“糟了。”画千辰本能的觉得事情不妙,他转身朝玉拂暖居住的别院走去。

他记得和凤拂玉在一起的那个男人还没有离开别院。

那个男人……他捉摸不透。但这不妨碍他知道那个男人很在乎凤拂玉。

要知道那个男人在知道知县公子调戏了凤拂玉,并派人把凤拂玉关进大牢后,可是专门在半夜偷偷潜进严府,把严公子一个人丢到了乱葬岗。

那个男人明知当时他住在严府,却毫不避着他,嚣张的就像进入自己家里一样。

半夜醒来突然感觉自己很冷的知县公子一睁开眼就发现自己手边有一块白骨,远处有绿油油的明火在飞舞,吓了个半死,到现在都还躺在床上说着胡话……

当画千辰匆匆赶往别院的时候,玉拂暖还停留在那栋宅子里。

她一进去宅子,宅子的门就关上了。而在她转身看向紧闭的大门时,突然发现身边的画千辰不见了!

画千辰不在,那么拉着她衣袖的人是……

玉拂暖一低头,就看到一只状似人手的白骨挂在她的袖口。

“咦,晦气死了。”玉拂暖一甩袖,甩掉了那块白骨。

画千辰在进去前拉住她倒是想的很周到,然而他们还是走散了。宅子的门自动关上,不用想玉拂暖就知道自己出不去了。

她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一进到宅子,她就发现这宅子里有很重的阴气,宅子四周白雾缭绕,她只能看清眼前的事物。

这里的野草长得异常的高,达到腰际,玉拂暖每走一步都觉得十分吃力。

草下面似乎隐藏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玉拂暖不幸踩到一个圆圆的东西,一不小心就摔倒在地。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