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剑舞倾人城》

  • 作者:四阙
  • 主角:李景,宁阙
  • 推荐:294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6-19 08:32:18

《剑舞倾人城》 内容简介

《剑舞倾人城》由网络作家四阙所著,终于迎来了百看不厌的大结局,李景,宁阙这两位传奇人物会有怎样的摩擦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主线都将在这章曲折绵长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李通的院子早被巫谷的人收拾过,擦地搬尸,毁尸灭迹,李公升处理妥善了一切,不给人把柄。宁阙见外边架势,对白子叡道:“乱了,李家都想知道李通怎么了,我估摸着,李公升肯定是强硬手段……”白子叡拉着宁阙,问:

《剑舞倾人城》 章节试读

李通的院子早被巫谷的人收拾过,擦地搬尸,毁尸灭迹,李公升处理妥善了一切,不给人把柄。

宁阙见外边架势,对白子叡道:“乱了,李家都想知道李通怎么了,我估摸着,李公升肯定是强硬手段……”

白子叡拉着宁阙,问:“我们去干嘛?要不就在这院里吧?”

“转转啊,日头明媚,这么好的宅院你不想看看去?”宁阙道。

白子叡觉着李家水深火热之中,不便于他们四处走走,再者李通尸骨未寒,他们就这么出去在李家逛,不是有些抵辱死者吗?

宁阙勾着白子叡肩膀,宽心道:“你要知道,你跟前有个我,而我……也就是不怕老天。”

白子叡粉肩动了动,被宁阙压着就跟铁箍般,抿了抿嘴,没再说别的。

李景撇见宁阙二人,以为是李公升的人,忽视了他们,问李公升道:“三哥,你说二伯回来了,可二伯不已经在二十年前逝世了吗?”

李景身为李家三小姐,生性好动,刁蛮跋扈,于叔虽说与李公升、李公诚他们说起过李佟的旧事,可没与李景说知,她便对二伯李佟的事一概不知。

“说来话长,具体为何还不能说与你们知晓,我与大哥还有事要办,就不拖沓了。”李公升说罢又转而对那几个李通的妾室道:“各位姨娘,父亲的事我与大哥还不能交代,见谅,硬闯你们还是别想了,凡靠近院落的,无论身份,杀无赦!”

李公诚被张泷操纵着,冷冰冰道:“老三说的没错,靠近者死,你们好自为之。”

潦草交代了,李公升只带着张泷、沐息川以及李公诚离开,剩余的巫谷高手具都留在了院外,他们的任务是守护院落严禁任何人进入。

李景和李公明对视一眼,便要硬闯,蒙面的巫谷高手见李公明当先要闯入,一刀砍将过来。

李景懂武,揪着李公明拖回来,怒喝道:“你们疯了?”

全体戴着面具的巫谷高手重复道:“进院,无论身份,杀无赦!”

“你们……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啊?老三说的话就***管事,老子就不管事吗?”李公明气啾啾的跟老公鸡般,质问。

李公明架势不小,可心里却已经虚了,那一刀要没有李景将他拽回来,当头砍落,半个脑袋估摸着就没了。

李景再问什么,巫谷的高手也都默不作声,反而退到院边站着,恪守本分。

李景气不过,指着宁阙和白子叡,大声问道:“凭什么,这俩人就能在里头?”

巫谷高手看了看宁阙,想起张泷大人下命令时叮咛的,道:“我们接到的命令,屋里的人出去不作数,尤其他们,当成空气就是了。”

“娘的,气死我了,二哥,这帮狗腿子想翻天了。”

李景气的火冒三丈,可瞅着巫谷的高手,她又没法与人家出手,实力低微,打起来只有可能给人一刀砍成两段,他们敢砍二哥李公明就已经说明他们接到的是死命令。

李景哪知道巫谷的人不是直接听命于李公升的,而方才看似在帮腔的李公诚给张泷控制了起来,就算巫谷的人想拉下宁阙,他们也要掂量掂量自个儿的本事,宁阙把沐息川大人打退那两次他们都看在眼里。

宁阙带着白子叡准备在李宅逛逛,没走出几步,身后人喊:“慢着,本小姐问你个事儿。”

转头看是李景,宁阙失笑道:“你是哪根葱,我为什么要回答你?”

李景皱眉,作势要怒,李公明问道:“在下李公明,敢问兄台,你不是李家人吧?”

“不是。”

宁阙倒是觉着李公明废归废,可说话要比李景这大小姐有门道,许是交惯了狐朋狗友养成的。

“那怪我们失礼,舍妹骄纵惯了……菜包,给人家道歉?”李公明对李景暗示。

李景欲知方才屋里发生的事,就不得不通过眼前俩人,只好躬身歉意道:“失礼了,请海涵。”

宁阙感兴趣的不是李景的道歉,而是李公明称呼李景的小名,菜包?还真是通俗上口。

“你小名菜包啊?”宁阙问。

李景压下火气,尬笑道:“啊……是啊,菜包,小名么,方便称呼就是了。”

宁阙点点头,道:“菜包姑娘,李兄弟,实不相瞒——”

李公明和李景还以为宁阙要说悄悄话,便附耳聆听,凑过来准备着。

“在下不知道啊。”

李景面露愠怒之色,给人戏弄,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李景觉着自己成了一只长耳朵驴,蠢蛋到极处。

李公明也是尴尬的笑着,宁阙重归严肃,无奈道:“你们还是消停的吃喝玩乐吧,事已至此,我不便跟你们说,过给三五日的,待李公升他们处理了事,真相就水落石出了。”

李公明不解,问:“难道说我们得知会误了大哥、老三的事?”

宁阙道:“差不多,咱无冤无仇,没必要骗你们,对了,要是你们请我吃顿好的,说不定能跟你交个朋友。”

午饭点都过了,宁阙还准备带白子叡吃点东西,李宅庭园亭榭的装潢有目共睹,宁阙想着在李宅搓一顿也不失为一个好点子。

江湖行走,要紧的是气度,想混的风生水起还是脸厚当先。

宁阙说了句靠谱话,李公明忙道:“小意思,那咱们走着说?”

“带路吧。”宁阙背后给白子叡比了个手势。

白子叡心里想笑,她不晓得宁阙会给李公明兄妹透露什么消息,只知道宁阙是不会把关键的东西说给他们听的。

在暖春阁的时候白子叡还和李景有些过节,可她早已脱离雀神阁成了雀神阁的通缉要犯,眼下还有宁阙在身边保护她,自是不怕李景。

李通的那些个妾室问询未果,都回屋过贵妇日常生活去了,她们是爱慕虚荣,且贪图钱财的,就算李通没了她们攒下的珠宝钱物也够无忧无虑的活一辈子。

路上李公明瞎掰胡扯的本事尽显,说起来李公诚和李公升两人素来不睦,他们此番汇通一气,很有些算计在里边。

李景一路透明人般不说话,这明白的事任谁都能看出来,李公诚是李家长子,顺位继承李家的第一人,能力出众,权柄不必说。

李公升肩负着益州防卫军职,军中威望甚高,平日里往来李宅、军营,都带着一队军士充任护卫,除过他们二人,其余如李公明、李景兄妹只能算是有个李家嫡系的身份,狐假虎威的欺凌乡里还是管用的。

李公明无心李家家主的位置,风花雪月,勾栏酒楼,李景还小,跟着李公明混日子逍遥,问这些亦是为了消解心里的好奇。

“兄台,你既不是李家的人,为何自屋里出来啊?”李公明问。

宁阙闭口不谈屋里发生的事,说些旁的闲事该不会遭拒吧?

宁阙欣然道:“我是你们二伯李佟的朋友,此番是跟他来的,具体干嘛,不方便,哈哈……”

李公明表示了解,又道:“府里死了几个护卫,尸体均已被处理,我瞧着人手都已换了大哥、老三的人,还有些戴面具的,那时的情景兄台是否瞧见呢?”

“人啊,有几个是我杀的,一开始说的刺客其实就有我,这个又是不可说了。”

李公明眉头滚皱起来,抬头看了眼妹妹李景,李景亦是不解,宁阙直言他就是先前在宅子里行凶的刺客,那他们还准备请刺客去吃一顿不是多此一举吗?

与其做傻子等着,李景还是觉着与宁阙交友问询来的痛快,便道:“江湖豪侠,是我生平仰慕的,敢问阁下名号,留个名号,方便日后再见不是?”

“宁阙。”宁阙道。

白子叡浅笑着将面纱摘下,般般入画,秀色可餐,李景一看见白子叡真容就跳了起来。

“是你,姓白的,你怎么在我李家?”李景不客气问,白子叡抽她那一鞭子可留了一道疤痕,用过消疤的秘药,可还是留下指甲盖大小的一片在。

白子叡哼道:“李景,我怎么就不能在?我也是刺客。”

李公明和李景知道白子叡的身份,暖春阁是雀神阁的下辖据点他们也明白,当然李景与白子叡遭遇起冲突时他们还不晓得这些。

李景言辞没太横,雀神阁可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一个大势力,李家不便得罪雀神阁,对光有钱没势力的大族来说就怕那种大势力。

李公明见着白子叡有些痴醉,那种垂恋来的快去的也快,白子叡边儿上还守着个武功高深的年轻人,所谓英雄美人互为情劫,李公明深谙其道。

李景道:“本小姐宰相肚里能撑船,就不计较了。”

眼瞧着白子叡与宁阙挨得近,李景可不敢声色唬人,没碰着硬茬儿她还能耍横,那会儿撞着白子叡给抽了一鞭子的事还恍如昨日呢。

“旧恩怨放放先,我们去吃着聊,饭桌上两杯酒下肚,说不定就释怀了是吧?”李公明打哈哈,当了回和事佬。

宁阙笑道:“菜包姑娘果真是大肚,圆丢丢的,佩服!”

宁阙说“大肚”那是在夸她,李景虚心受了,可圆丢丢的,莫非此“肚”非彼“度”,宁阙在变向损她?

李景装傻道:“过奖了,我一向谦虚……”

白子叡似笑非笑的看了眼李景一眼,那吃瘪的表情还真是给人痛快,李家三小姐李景,在整个州治府附近几城都是有恶名的。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

《剑舞倾人城》 免费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