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武祖苍穹》

  • 作者:无雨秋道
  • 主角:柳羿,李宫
  • 推荐:96
  • 来源:阅文集团
  • 更新:2020-06-18 12:07:54

《武祖苍穹》 内容简介

有很多小说迷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武祖苍穹》的作品,是作者无雨秋道笔下的玄幻新书,佳作的故事还是很有看头的,书单必备,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新书。玄玉城中。“不错,的确是一张皇榜。说来也巧,那天我刚好出去采风,寻找功法灵感,没曾想回来的时候恰好看到朱恒他们被侍卫带走了。我知道出事了,便躲了起来,然后乔装成一个麻子才逃过一劫,否则此时我估计也已经

《武祖苍穹》 章节试读

玄玉城中。

“不错,的确是一张皇榜。说来也巧,那天我刚好出去采风,寻找功法灵感,没曾想回来的时候恰好看到朱恒他们被侍卫带走了。我知道出事了,便躲了起来,然后乔装成一个麻子才逃过一劫,否则此时我估计也已经在大牢之中。”上官阙一脸庆幸地说道。

“他抓你们做什么?”

“这还用问,一定是李宫出卖了我们,他知道我们和你关系最为要好,一定是想从我们嘴里知道你的去向。”

柳羿没有想到,自己离开了残月阁之后,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看来是我连累你们了……”

柳羿伸手轻轻拍了拍上官阙:“对不起……”

“我们兄弟之间哪用说这些!别说我们不知道你的去向,就算是知道我们也都打死也不会说。我们可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小人!”上官阙有些义愤填膺,他一定是想到了李宫那个叛徒。

“谢谢……那你见没见过那张皇榜?”

“当然见过,后来我混在人群之中,终于知道他们为什么拼命的找你了。”

“为什么?”

“皇榜之上清楚写着:奉天德运,今我族中战争平息,西海生平,不料魔子降世,今已查明,此魔子正是残月阁弟子柳羿,此子乃罪恶之源,克父克母……如今已逃出残月阁,不知所踪。现全城通缉,行举城之力捉拿此子。凡举报有功者,赏千金!包庇窝藏者同罪论处。”

“唉,我什么时候成了魔子了,还罪恶之源克父克母!”柳羿听后怒火中烧,如果此时皇榜在它面前,他恨不得将其撕成碎片。

“这我就不清楚了,不过皇榜之上的确是这样写的……柳羿,你先冷静冷静!”

其实皇榜之上还写了柳羿很多罪状,按照上面所写柳羿简直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穷凶极恶之徒。

上官阙怕他一气之下直接硬闯城主府,所以将皇榜中间的罪状略去了很多,但没想到还是激怒了柳羿。

“不过我听说那个皇子已经离开了青木城,如今住在城主府上的是一个叫火鬼的公子哥。”上官阙又抛出了一则消息。

“还真是冤家路窄啊!怪不得那些奸商争相前去献媚,哼!那你知不知道施金他们被关在哪里?还有李宫那个叛徒呢?”

施金与李宫是柳羿的师弟。

“我这几天四处打探,原来不只朱施金他们被关了起来,其他,反正所有和你有关的人都被抓了起来。”

“如今他们都被关在地牢之中,但是那里守卫森严,原来的狱卒已经全部被调换了。至于李宫那小子,据说天天呆在玉花楼之中醉生梦死,出手极为阔绰,将玉花楼中的头牌都包养了!”

柳羿双拳紧握,青筋暴起!

“柳羿,别激动,我留在这里其实主要就是想通知你,我知道你回来一定会回家看看。”

“……”

上官阙见柳羿沉默不语,问道:“你如今有何打算?”

良久,柳羿叹了口气,开口道:“上官阙,如今残月阁和玄玉城乃是是非之地,你还是快点离开吧……”

“那你呢?”

“我一定要清理门户,然后再看看有没有机会将施金他们救出来,你们都如我的亲人一般,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朱恒他们因我而死!”柳羿目光坚定。“好吧……”上官阙无奈地摇了摇头,“那明天我和你一起去玉花楼!”

“不,还是我一个人去吧!”

“多个人多分力,我可以帮你在外面把把风。”

柳羿看无法说动上官阙,便不再强求。

“那我们要好好乔装一番,如果就是如今的样子,恐怕进不了玉花楼。”上官阙道。

“不用,你看!”说着柳羿施展出清风步,速度之快,竟让上官阙分辨不出他的位置。

之后快速劈出数剑,带着强烈的气旋,将一块墙壁击成粉碎。

上官阙目瞪口呆,然后又是一喜:“柳羿,你可以修炼了?还变得如此厉害!”

“嗯!我已经不是那个不能修炼的废物了!”

“太好了,那这次李宫这小子死定了!”

上官阙眼中闪烁着精光,他早就想出这口恶气了,一是苦于没有机会,二是没有那个实力。

而如今却完全不同了。

两兄弟就在残破的道观之中商量着第二天的行动计划,柳羿还向上官阙了解了一些残月阁中的近况。

“首,哦不,贺天,小公主应该就是在这里消失的。”

“不错,此处还有意思小公主的味道,看来那人可能就在这附近,我们四处找找,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好。”

夜深,长生殿中,灯火摇曳,平常这会大殿早已关闭。但是此时一人身披龙袍,坐在王座之上,手中攥着一张檄文不停地抖动着,双目盯着大殿上跪着的人。

忽然他将檄文震碎,怒不可遏:“这皇榜是谁颁布的!”

那人头也不敢抬,战战兢兢道:“是天德殿下下令颁布的……”

“天德……胡说!皇榜都是由吏部起草,由群臣在大殿之上商定才能颁布,如果没有吏部的印信,这皇榜不可能能张贴出去!”

“……”

“这件事,老族长没有出面阻拦么?”

“老族长并没有出现啊!”

“来人,将吏部侍郎给我押过来!此人即可推出去斩了!天德越来越没有规矩都是你们这些门客唆使的。”

那人本来是奉纳兰天德之命,回来付命的,他本以为找到魔子是大功一件,却没想到竟触怒了司徒梦魔,引来杀身之祸。

那人匍匐在地,大喊道:“殿下饶命!饶命啊!小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片刻之后,一声惨叫回荡在夜空之中,然后一个须发花白的老人在侍卫的扣押下,颤颤巍巍地来到大殿之上。

“老臣知罪!”

“你所犯何罪啊?”司徒梦魔故意问道。

“殿下饶命啊!我也是受天德殿下胁迫,才……才一时糊涂。”

“唐烨,你也是三朝元老了,难道连最基本的法纪都忘了么?我看你还是亲自向圣皇解释这一切吧!”

“殿下饶命啊!微臣也是迫不得已啊……”

“拉下去!斩了!”

“是!”

“还有,速去玄玉城将天德殿下给我召回来!”

“是!”

此时偌大的长生殿中只有司徒梦魔一人孤独的坐在龙椅之上,他看着富丽堂皇但却空旷,甚至有些死寂的大殿,心中一阵酸楚。

但这都没有司徒天德的所作所为让他心痛。

“哎!”

一声长叹打破了大殿之中的寂静:“母后,都是我平时太宠着天德,他虽然天赋奇高,醉心于修炼,但却不谙世事。还经常受其手下门客唆使做出一些啼笑皆非之事。”

殿中忽明忽暗的灯火显得异常诡异。

“这次他竟然直接越过我颁布皇榜,看来他的身边极可能有包藏祸心之人。”

“母后,弟弟不知这样做会有何后果。这相当于直接将我大帝皇族至于风口浪尖之上,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看来这里马上就不平静了。”

“母后父王,如果是你们,会怎么办呢?”

“哎……”又是一声长叹。

玄玉城残月阁城东,有一座古朴的庙宇,此时已经夜深,街上已经没有半个人影。

庙门前有两人,其中一人有些躁动,另一人则坐在一头石狮之上,看着那人在下面不停的来回走动。

“好了,蛇龙大人应该快到了,你还是安静的坐会吧!”

“可是首领,我们忙了一夜,毫无所获,到时候怎么和蛇龙大人交代呢?”此时四下无人,蛇梧习惯地叫着首领。

“蛇轩,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做事要沉稳,切记急躁,多动动脑子。再说谁说我们一无所获了?”蛇魇神神秘秘地说道。

“首领大人,刚刚在城西你为什么阻止我?不让我查找也就算了,还非要带着我去什么望月楼吃饭,你说我哪有心情啊!”

蛇魇没有回答他,而是反问道:“蛇梧,你跟着我多久了?”

“自从父母离世到如今已经有十五年了!”

“是呀,十五年了,你跟着我十五年,可是怎么一点长进也没有呢?”

“……”

说话间,忽然一道人影从天而降,来人身材健硕,满面红光,目光如炬,身上散发着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

蛇魇看到来人,从石狮之上跃下,和轩恭敬地看着来人。

来人正是蛇龙,他安排好九宫,与稍作便赶了过来,他看着蛇魇点了点头,开口道:“蛇魇,查的如何了?”

“启禀蛇龙大人,属下尚未找到行窃劫走要犯之人,不过我还是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

“哦?说来听听。”

“今日我与蛇轩赶到长安城时已经天黑,我们一来到城中便感觉到了小公主的气息,但是我等刚准备赶过去,那股气息就消失了。之后我们赶到也未能寻到小公主。”

“所以属下大胆猜测,小公主可能并非被人劫持,而是受人蛊惑,与那人一起劫走了要犯。”

蛇龙眉头紧锁,陷入了很长时间的沉思,自言自语道:“这不可能吧,小女虽然顽劣,但是还不至于三言两语就去帮助一个外人。”

  • 本月热门
  • 本周热门